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冥婚:鬼戏请魂

>

冥婚:鬼戏请魂

长耳朵的兔子 著

悬疑惊悚 杨程 郑军

看悬疑惊悚文,千万不要错过“长耳朵的兔子”的《冥婚:鬼戏请魂》。概述为:突然,一个叫胖子的家伙惊风扯火的咋呼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见我们呼啦一下围过来,他便献宝式的扒开草丛,里面躺着一条不过尺长的小蛇,似乎奄奄一息。说实话,蛇这种东西,我们这些山里孩子从小便看得多了,但像这样通体翠绿如玉,双眸血红的怪蛇,着实谁都没有见过,忍不住啧啧称奇。胖子很是得意,说他发...

来源:cd   主角: 郑军杨程   更新: 2023-01-25 14: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小说《冥婚:鬼戏请魂》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长耳朵的兔子”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郑军杨程,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那咚咚咚的敲门声,就像是催命的音符,也不知道响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祠堂里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死寂,我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冷汗这一夜,绝对是我短暂人生中,过得最漫长的一夜,我们几乎是掰着指头数着时间熬过来的当外面传来第一声鸡啼的时候,祠堂门口再次响起敲门声,我们听见余老爷子的声音:“小子们,快起来开门!”余老爷子平时是个有些严厉的人,我们这些小孩子几乎都不敢跟他说话,但此时此刻听见他的声音,竟......

第1章

我的家乡地处黔东南绵延不绝的大山深处,那是一座相当偏远的小山村。

十三岁那年,我第一次跟着村里大人赶山采货,那时正值春夏之交,山里的菌类很多,拿到城里能够卖很高的价钱,城里人喜欢吃这些天然食品。

我们一群半大孩子跟在大人们的屁股后头,兴高采烈上了村后的钩子山。

在钩子山上,大人们忙着采菌子,我们就在远处掏鸟窝打地鼠,玩得蓬头垢面,却又不亦乐乎。

突然,一个叫胖子的家伙惊风扯火的咋呼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见我们呼啦一下围过来,他便献宝式的扒开草丛,里面躺着一条不过尺长的小蛇,似乎奄奄一息。

说实话,蛇这种东西,我们这些山里孩子从小便看得多了,但像这样通体翠绿如玉,双眸血红的怪蛇,着实谁都没有见过,忍不住啧啧称奇。

胖子很是得意,说他发现的这条蛇,所以这条蛇是他的猎物,他想结束了这东西的性命,然后捡回去给他爹泡酒喝。

他刚一说完,那玉蛇像是通了灵性,冲我急速摆了摆头,我动了恻隐之心,便劝胖子饶了它。

没曾想,胖子这混蛋不依不饶,还差点和我打了一架,等我们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那条玉蛇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孩子心性,这件事情我也很快就忘记了。

但是没有想到,半个月后的一天,竟然再次碰上了那条玉蛇。

那天晚上,月黑风高,等到家里人熄灯后,我便蹑手蹑脚悄悄翻出院子,偷偷赶到村头的老槐树下,那里早已蹲着七八个身影。

领头的郑军比我大三岁,是村里的孩子王,今夜就是他提议去鬼哭沟冒险。

这鬼哭沟,据说原本只是一处小山沟子,可历经民国抗战,年年尸横遍野,那鬼哭沟又是邻近村子的交界处,便约定俗成般成了一处乱葬岗。

即使到了今天,也能时时听闻有关鬼哭沟的怪事儿。

反正一句话,那沟子邪乎的很。

行过好几里山路后,我们到了鬼哭沟,向下望了一眼。

只见惨白的月光下,山沟里遍布着低矮的小土包,以及一些支离破碎的棺木。至于那些更简陋的,直接用草席裹着的尸骸,更是在沟底四散而落。偶尔还能看见一两条野狗,拼命地刨挖土包,拖出几根人骨,然后兴高采烈地跑掉了。

我们彼此对视一眼,大家都看见了对方眼底的恐惧。

其实郑军也害怕极了,但他强撑着要下沟里去,以证明他是名副其实的孩子王。

到了这个地步,谁都不肯示弱,便一一跟上郑军的脚步,硬着头皮下到鬼哭沟底部。

随后,郑军咳嗽两声吩咐了今晚的任务,让我们每人去捡一块死人骨头过来,能做到的就是拜把子兄弟,大家就算是同生共死过了。不能做到的,就不是兄弟,今后也不能跟着大家一块儿玩了。

对于捡死人骨头这件事情,我是有些抗拒的。

见我站着不动,郑军就问我“杨程,你是不是认怂了?

其实我打心里是瞧不上郑军的,老觉得这小子心术不正,喜欢偷鸡摸狗,但为了避免日后被人说我是怂包,矮上他们一头,我还是硬着脑壳子去了。

和其他人一样,我随意捡了块骨片就回来交差了,也不知道是人体的哪个部位。

站在中间的郑军像领导一样,看我们一个个将东西呈上来给他检阅,满意地点着头。

今夜的冒险就此结束,我们便沿着原路返回,可走了没多久,领头的郑军却张着嘴,愣在了原地。

明明穿过这片小树林,就应该是一条直通向村里的泥巴路,可此时却和记忆中完全不同,树林里竟然多出了好几个岔口。

一时间,我们七八个人都蒙圈了,完全不知该怎么办,有胆小的更是吓得哭出了声。

郑军毕竟年长些,懂得多,说我们可能遇上大人口中的鬼打墙了,只要我们老实待着,等到天亮以后自然会有出路。

在原地坐了会儿,我忽然听见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还伴随着唢呐和二胡的乐曲声,像是有人在唱大戏。

奇了怪了,三更半夜的,在这山林子里面怎么会有人唱戏呢?

其他人也听到了动静,好奇毕竟是孩子的天性,大家都想探个究竟,我们就循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很快,眼前出现了一片空地,远远看去,正中央的地方还搭起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台子,几个打扮得花花绿绿,穿着戏服的人正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着。

台上戏声不停,而台下更是坐了不少人,里三层外三层,在这夜半三更时分,竟是将戏台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望见真是戏班子,我们极是兴奋,连忙一窝蜂跑过去。

在那个没有电视机的年代,草台班子来唱戏,那绝对是十里八乡最热闹的事儿。

在人群中左右攒动,我们好不容易挤到前排,这时台上演的是穆桂英挂帅。

演穆桂英的女戏子长得虽是娇艳可人,唱得却高亢有力,字正腔圆,顿时引来一阵阵喝彩声。

戏毕,一干枯瘦小的黑衣老头端着盘子走下戏台。

我心知到了讨赏钱的环节,有些尴尬地摸了摸空荡荡的衣兜,悄悄往后缩,趁机打量那些看客,却发现他们的打扮各异,有的长衫马褂,有的广袍大袖,反正老老少少中没有一个我认识的村民。

那黑衫老头缓缓走来,这时我前面一个身穿旗袍的女子阴恻恻说道“戏唱得不错,当赏!

说完,她掏赏钱时,我看到两个黄澄澄的东西掉了下来,滚落在地。

我定睛一看,竟是一对金耳环。

还不等我作出反应,身旁的郑军眼睛一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身捡起那对耳环,飞快地塞进兜里。

我气得咬咬牙,暗恨自己的手脚不够利索,这天大的便宜居然被郑军给捡走了。

兴许是得了赏钱,接下来台上的戏子们像是打了鸡血,唱得卖力极了,可唱戏声变得愈发缥缈,愈发空灵。

明明我就站在台下,台上人的声音却像是从极远处传来,而且越想集中精神去侧耳聆听,声音便越是模糊不清。而我的意识也渐渐昏沉,眼皮子困得像是打架一般,只想就此倒头睡去。

《冥婚:鬼戏请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