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九九归一

>

九九归一

棒打狗头 著

宫熙怜 小说推荐 程阳

强烈推荐热门小说推荐小说《九九归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棒打狗头”。小说无错版梗概:宫熙怜是妥妥的一名社恐人士,对于她来说这可是犯了大难。幸亏宫熙怜的位置是最靠南的一排,不用着急。可以好好的墨迹墨迹,在宫熙怜的心里有无数的想法萌芽,其中最强烈的就是担任最重要的班长职位。宫熙怜有一个特别拗劲的一点,便是她不想干的事那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参与,但是一旦她盯上的猎物,那便是一定要付出最大努力...

来源:fqxs   主角: 宫熙怜程阳   更新: 2023-01-23 17: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小说《九九归一》,讲述主角宫熙怜程阳的甜蜜故事,作者“棒打狗头”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宜城的气候是强烈的,夏天是干燥的热冬天是干燥的冷,没有任何多余的水分尽管进入了九月份,天气依然不见丝毫的降温,学校启动了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在军训的前一天,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了一下班里的班委名称,并且要求每个人都要写下自己想要加入的部门宫熙怜是妥妥的一名社恐人士,对于她来说这可是犯了大难幸亏宫熙怜的位置是最靠南的一排,不用着急可以好好的墨迹墨迹,在宫熙怜的心里有无数的想法萌芽,其中最强烈的就......

第3章 寂静的黑花

宜城的气候是强烈的,夏天是干燥的热。冬天是干燥的冷,没有任何多余的水分。尽管进入了九月份,天气依然不见丝毫的降温,学校启动了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在军训的前一天,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了一下班里的班委名称,并且要求每个人都要写下自己想要加入的部门。

宫熙怜是妥妥的一名社恐人士,对于她来说这可是犯了大难。幸亏宫熙怜的位置是最靠南的一排,不用着急。可以好好的墨迹墨迹,在宫熙怜的心里有无数的想法萌芽,其中最强烈的就是担任最重要的班长职位。

宫熙怜有一个特别拗劲的一点,便是她不想干的事那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参与,但是一旦她盯上的猎物,那便是一定要付出最大努力争取。不想做那便是糊弄,想要做的那便是做到最好。

这观点很快就被成功的挑起。等到宫熙怜上去的时候,纠结的很。班主任张磊在一旁便说“竞选班长吧。

宫熙怜看看黑板上,班长下面的竞选人就只有一个人。一个男生,加上宫熙怜正好是两个班长,一男一女,不用投票。最后宫熙怜便成为了三班班长之一。

第二天的到来,军训的序幕。枯燥的是什么,是一上来就练军姿,一站就是三十分钟。清楚的感受到脑门上的汗珠顺着两鬓流下来,汇集在下巴上,一点又一点,最后从下巴尖上流下来,滴落在脚尖上前面的柏油马路上。清楚的感知到后背上汗水划过的痕迹,痛不欲生。

尽管如此,最令人开心便是晚训时刻,人们吃完饭以后,集合到路灯的下面,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圈,一个班接着一个班。单数的班级挨着,双数的班挨在一块。

三班的的旁边是一班。宫熙怜朝南坐着,正好正面对着一班,一抬头便对上了程阳的目光。宫熙怜朝他笑了笑,程阳点了一下头以作回应。

教官为丰富晚训时刻,提议表演节目。宫熙怜心里高兴着,吹着着晚上的晚风,看着节目表演也不错哦,跟左边和右边的慕容音和楚淳于高兴的乐呵着,结果看热闹就看到了自己的身上。

教官cue到宫熙怜表演才艺,这时宫熙怜的脸直接恨不得埋在地下,像个鹌鹑一样拉着慕容音和楚淳于的胳膊,大型社死现场简直是。

其他的人也跟着起哄,“班长表演一个呗。

“班长上啊,我为你举大旗。

“哦吼吼吼吼,班长加油啊。

三班的欢呼雀跃成功的引来的隔壁一班的注意,一大群人回头看。

“哎,是一班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吗?她叫啥?

“宫熙怜啊。

“她要表演吗?

“长的好看,不知道才艺咋样?

这些话传到了三班这里,三班的大嗓门哥立马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双手插在腰上,身子往前伸着。然后朝着一班大喊,“我们班长牛得很,唱出来惊艳死你们。

三班其他的人立马附和着“就是就是。

宫熙怜见状不妙啊,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程阳没有坐在地上,依靠着旁边的灯杆。悠闲慵懒的望着他们班人,然后开口“少说两句。没有任何的情绪,听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就是这么一句话,一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他转头看向宫熙怜,就是这样盯着,然后倚着灯杆的那条腿向前撑了撑,抱胸的双手放下甩了甩,然后一揪裤坐到了路牙上。

嗓门哥还站在那,楚淳于伸手把他拉了一把,瞪了嗓门哥一眼。嗓门哥老老实实的坐下来。看着大家充满期望的眼神,宫熙怜站起来朝教官要了手机点了Betrayal。

随着熟悉的前奏开始,宫熙怜很快的就进入状态。这首歌是宫熙怜母亲最喜欢的歌,所以在很小的时候父亲为了逗母亲开心就一遍又一遍的教宫熙怜唱这首歌,结果这首歌就成为了宫熙怜记忆里最深的歌,也是最熟的歌曲。

歌曲的整体是十分缓慢而又悠扬的,让人听完以后心能立马就平静下来。人们都沉浸在歌曲里面,程阳就蹲在那里,胳膊撑在膝盖上,然后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宫熙怜。

歌曲很快就结束了,三班和一班的人似乎还依然沉浸在其中。教官的鼓掌声将人们的思绪拉回,紧接着的是两个班热烈的鼓掌声。宫熙怜双手合一道了一声“谢谢。

转身将手机递给教官。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质疑都是虚无的。宫熙怜的歌声将一班质疑的声音狠狠的打了一记耳光。

但是宫熙怜并没有声张,重新的坐下后,教官重新点了几个名字表演后,人们继续热闹的雀跃着,而三班和一班也并没有说因为宫熙怜这一事件变得尴尬,反而两个班和在了一块,越玩越热闹。

教官三言两语结束收尾以后,大家都集体回到了教室。在路上,有一班好几个男生过来找宫熙怜要微信,见宫熙怜半天没说出几个字,楚淳于一把将宫熙怜拉到另一边,把这几个男生轰走“去去去,名花有主了,她是我们俩个的,闪一边去玩吧吼。

转身楚淳于就拉着宫熙怜和慕容音走了。留下几个男生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随着时间在军训的拉扯下变得缓慢起来,宫熙怜这个“药坛子的本质逐渐的展示出来。终于在军训的第五天宫熙怜熬不住了,回家输液去了。随后的几天军训就没有再继续跟着练。在家里的日子总是很快的渡过。

军训结束,学习开始统一发放校服,宫熙怜在军训汇演的这天返校来领校服。慕容音和楚淳于见宫熙怜来到班里,立马就冲过来询问“怎么样,好点了吗?

“放心,我没啥事了。在来的路上宫熙怜还在担心会不会因为军训后几天没来,她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有所疏远,但一望见这两个人冲到宫熙怜眼前的瞬间,这种担忧就立马消失了。

张磊见三个人聊的火热,咳嗽一声说“那啥,后面在续情畅聊哈,先都回到自己位置上,我有事宣布一下啊。三个人讪讪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楚淳于就坐在宫熙怜旁边,正打算小声地问宫熙怜,班主任就问了宫熙怜“熙怜啊,感觉好点了吗?

“老师,我已经没问题了。

“好,那就行,我们啊下周就要开始正常上课了,大家都提前那做好心理准备,我们要开始学习了,祖国的花朵们。

“但是呢,也有好消息。我们等会发放一下校服就准备放假了。

“啊!!!教室里传出一片呐喊声。“行了行了啊,你们安静点,我快点说,抓紧说完我们好早放假。收拾完东西,大家都迈上了回家的步伐。三个姑娘互相告别以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熙怜刚进家门,屁股还没坐热,程幼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宝贝,你怎么样了,我去找你们班的人问你在哪,结果他们告诉我你回家了,说你身体坚持不住了,回家输液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平时让你多吃饭多吃饭,你看看你那点饭量吧,多吃饭才有抵抗力……啊吧啊吧

宫熙怜听的脑袋疼,“行行行。我知道了。对了,我哥有没有找你,我让他多多照顾你,结果你回家了我还不知道。果然男人靠不住啊,我哥太不靠谱了,我下次见他一定要好好说他。

这时刚进酒店的程阳打了一个连环喷嚏。

“阿幼,这咋是别人的错,我们又不在一个班,而且又不熟,肯定消息是不畅通的。你可别去找你哥哈。不找我和你哥我们还是同学,找完以后我们就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了’这见面就格外的尴尬了。

“行吧,行吧。

傍晚宫父宫母都回到家,宫母安悠宜看到宫熙怜抓紧漂移到熙怜旁边,身上的包都来不及挂墙上就扔到宫父身上,问熙怜“宝贝,感觉怎么样,你的小伙伴还认识你不?安悠宜攀着熙怜的胳膊,布灵布灵的大眼睛认真的瞅着熙怜。见宫熙怜不说话,安悠宜开始摇着熙怜的胳膊,“说嘛说嘛,你快告诉我。

宫熙怜一脸的无奈,“妈,我们班是有很多近视的,但是他们呢——不瞎,

“唉~我还以为他们都不认你了,还想逗逗你,结果他们…他们…他们就算了,熙怜,

你怎么也敷衍我。

眼看着安悠宜那眼角强挤出的眼泪快掉下来了,宫熙怜立马改口说“行了行了妈,你说吧,我该怎么补偿你,我错了,真的错了。

安悠宜立马雨转晴,“好啊,好啊。明天周末,我想好好的休息,睡个美容觉,但是桌子上的花都蔫了。你知道的,花店早上早上的花是最新鲜的。所以啊所以……你懂了吧宝贝。

清晨,宫熙怜赶了个大早。依旧是在楼下的包子铺买了一个素包和一杯豆浆。

宫熙怜去给安悠宜买玫瑰花,宫熙怜对花说不上喜欢,但却唯独喜欢着桂花的香气。这就导致她的洗漱用品等尽可能地都是桂花的味道。

宫熙怜是这家花店老客户,因为安悠宜非常喜欢花,所以隔三岔五的来买,花店的老板是一位四十几岁的女士,未婚无子。在她的身上,宫熙怜总是能看见,温婉、优雅和从容等岁月静好的词语。

熙怜很喜欢在这里呆着,这里客流量并不是很多,老板不忙,所以有时间和宫熙怜在这里聊天,老板有一只英短,很肥,熙怜喜欢坐在靠窗的沙发上逗着这只英短。

反正回家也是无事,宫熙怜就一直在花店里带着,跟老板借了一个玻璃瓶,将她选的玫瑰插在瓶里,以确保安悠宜看到这花的时候还是新鲜的。

在这里时不时的逗逗这只英短,时不时的帮老板收拾收拾店,捯饬捯饬花。一呆就是一天。宫熙怜看看玻璃外面的天。

然后透过玻璃就看到了程阳和他的一群兄弟们经过了这家花店,不知道他们看见没,反正宫熙怜快速的撇开了头,然后着急忙慌的跟老板道别。

走到一半时发现花没拿,手机也丢在了店里,转身又回去了,等到再次从花店出来以后,天已经黑了,宫熙怜有点慌,路上的行人少的可怜。宜城听名字很安逸,但晚上并不是个太平的地方。

这个时候的夜晚不务正业的精神小伙已经蛰伏在了没有路灯的巷子里,黑的看不见尽头的巷子里闪烁着燃烧着的香烟火光,黑夜将他们的身影掩盖住,但燃烧着的香烟却将他们暴露出来。

宫熙怜埋头就向着另一边跑去,脚步越跑越快,她听到后面的脚步声也越来越快,她不敢回头,也不敢止步,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在前面的转路口时,一转身就结实的撞入一个怀抱,快速的撞击使她向后退了一步,她抬头盯着那人,眼中闪过一阵喜悦,如同看见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抓住那人的胳膊。

是程阳。宫熙怜小声的说“后面有人。 这才敢向后面看,只是漆黑的一片,望不尽的路。宫熙怜内心的恐惧依然没有消减太多,哆哆嗦嗦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程阳见状也不能将宫熙怜扔在这,便问“唉,同学,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宫熙怜将好不容易理顺的地址告诉程阳,就这样程阳在前面走着,宫熙怜抱着花走在后面,程阳时不时的回头望望宫熙怜,看她跟没跟上来。

等到送回了小区楼下,宫熙怜望着程阳“今天谢谢你了,我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程阳笑了笑“没事,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你一个小女生注意着点,毕竟晚上太不安全了。行了,快进去吧

宫熙怜准备进去,突然想起什么事来。又回过头来,走到程阳旁边。程阳疑惑着,问她“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宫熙怜连忙将怀里的玫瑰从中揪出四只玫瑰,塞到程阳手里作为答谢。然后又说一声“谢谢程阳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瞅见宫熙怜抱着玫瑰屁颠屁颠的跑进楼里。

程阳看着手里的花,笑了笑,转身离开回到酒店。

回到家,宫熙怜将花放到桌子上,换上水就回到了房间。给程幼拨通了电话。对方秒接“怎么了,宝? 宫熙怜将今天的奇遇跟程幼说了一遍。

程幼先是关心熙怜有没有事,然后有说“没想到啊,我哥还是挺仗义的,之前看来是错怪他了,难怪我爸这么喜欢他。

程幼不放过任何机会,转身又对宫熙怜说“你感觉我哥咋样,有没有兴趣做我嫂子,咱俩这亲上加亲,多好啊。

宫熙怜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便转移话题说“对了,阿幼,你吃饭了吗,我有点困了,我先睡了,拜拜。

随着课程的正常进行,时间一天又一天过着。因为二中是雷打不动的四周一放假,给很多新生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为大部分的人一般是两周一放假。很少有四周一放假的学校。根本就适应不了,但好在高中的生活还是多姿多彩。

《九九归一》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