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渣了妖王以后他重生了

>

渣了妖王以后他重生了

爱吃盐的小花生 著

乘漓 奂虞 穿越重生

强烈推荐热门穿越重生小说《渣了妖王以后他重生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爱吃盐的小花生”。小说无错版梗概:床榻的西侧,是一展巨大的屏风。室内不知哪里放着香炉,一股淡淡的熏香飘然在床榻周围。身下的床榻是红木实心,很结实。他身上盖着柔软温暖的锦被...

来源:fqxs   主角: 奂虞乘漓   更新: 2023-01-13 17: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奂虞乘漓的穿越重生小说《渣了妖王以后他重生了》,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穿越重生,作者“爱吃盐的小花生”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乘漓从忘川被神君救起来后就一直昏睡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在燕汲山的寝塌中陌生的玄色的纱幔罩住了整张梨木床,那不透光的纱帐让他只能模糊地看到屋内的陈设床榻的东侧是窗棱,只是玄色的纱挡住了视线,他不知此时窗外的光景如何,不知是白天还是夜晚?靠窗有一张书案,上面累着墨色的黑影,应当是书籍床榻的西侧,是一展巨大的屏风室内不知哪里放着香炉,一股淡淡的熏香飘然在床榻周围身下的床榻是红木实心,很......

第8章 她在闭关,谁都不见

乘漓从忘川被神君救起来后就一直昏睡。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在燕汲山的寝塌中。陌生的玄色的纱幔罩住了整张梨木床,那不透光的纱帐让他只能模糊地看到屋内的陈设。

床榻的东侧是窗棱,只是玄色的纱挡住了视线,他不知此时窗外的光景如何,不知是白天还是夜晚?靠窗有一张书案,上面累着墨色的黑影,应当是书籍。床榻的西侧,是一展巨大的屏风。

室内不知哪里放着香炉,一股淡淡的熏香飘然在床榻周围。

身下的床榻是红木实心,很结实。他身上盖着柔软温暖的锦被。

他这是在哪?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

那日暝珠滚入海底的场景一闪而过。

他连忙低头扒开胸前的衣襟——

一枚莹白的珠子,正稳稳当当地挂在他的胸前。

他长松了一口气。

此时,乘漓才感到浑身上下好似被人捶打过一般,他撑着床榻想要坐起来,却发现四肢使不上半分力气。他张张嘴,想要开口喊人,却感觉胸腔里涌上一股炽热的咸腥味。

他俯下身,呕出一口血。

房门在这一刻“吱吖一声被推开。

有个人闲庭信步地走了进来。

那人在纱幔前缓缓站住,却并不急着伸手去撩开,纤长的身形在纱帐上倒映出俊朗的轮廓。

“你的嗓子过几日就能恢复了,别急。

他的嗓音有些耳熟,乘漓觉得好似在哪里听过。

那人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似在打量他。

“你的双眼不能见光,委屈你在床上多躺几日。

他又似是低声哼笑了一句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是奂虞委托我照顾你几日。

那人说完,转身走了,离开的时候轻轻带上了房门。

乘漓在床上躺了很久,这段日子,他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那暝珠有神力,他昏睡时总能梦到折辛生前的点点滴滴。他随着暝珠步入折辛的回忆,好似亲身经历一般。

常常大梦初醒的时候,他的脸上全是冰凉的泪水,脑后的枕头也被洇湿了。

他闭着眼昏迷的时候,有时能感觉有人撩开那黑鸦鸦的纱幔,毫不留情地捏住他嘴,往里面灌下汤药。

可每当他睁眼的时候,床榻前却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他何时才能回燕汲呢?神君何时才会来接他?

不知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好几天,之前同他说话的那人终于又来了。

此时天光大亮,那人在他塌前堪堪站定,而后侧身微微点头,身旁站着的侍者便上前撩开了束缚乘漓多日的帷幔。

乘漓靠着软垫坐起来,在帷幔被挂上玉勾的那一刹那看清了来人的面庞。

紫袍玉带,面如冠玉,竟是上元灯市上那位与乘漓搭话的锦袍公子。

乘漓不禁怔住。

那人抿唇对他一笑

“你现在可以下床逛逛,等身上的伤好全了,就送你回去。

那公子说完,伸手点点身旁站立的侍者

“她叫萤灯,你有事找她就行。

乘漓这才发现刚刚替他撩起帷幔的是位身形瘦削的女子。她垂首立在公子的身侧,那张苍白如宣纸的脸死水一般幽深沉寂。

乘漓点点头,坐直朝公子拜了一拜。

乘漓可以下床走动后,再也没见过那公子。他养伤的这座宅院氛围十分诡异,甚至称得上可怖。

宅院不是很大,从东头逛到西头不过两炷香的时光。这一路走来,竟是空无一人,连个仆从都没有。

乘漓两次和公子打交道,断定他应该是非富即贵之人。但是他的宅子及其朴素低调,并没有寻常富贵人家的雕梁画栋、亭台水榭。只有几座整齐的庭院,宅院的前门和后宅隔着一座曲折的游廊,自上而下爬满碧绿的植物。

那个叫萤灯的婢女来过两三回,每次都是一如既往冰冷着惨白的脸,一个字也不说。来的时候都会给他带来一碗汤药,看着他喝下后端起碗就走。既不与他搭话也不久留。

剩下的日子,都是一个面色蜡黄、身材矮小的小厮给他送来一日三餐。

乘漓试着向他打听着宅院的主人,那小厮却每每皱着眉摇头。这么几次过后,小厮指指自己的喉咙,摆摆手。

乘漓明白了,小厮是个哑巴。

有一回他像往日那样在庭院里转悠,溜达到东一头的时候迎面的抄手游廊上走过来两个人。

那两人一个穿一身黑,一个穿一身白。白衣服的男子身材高瘦,面色惨白;黑衣服的则是结实矮小,面容黢黑。

两人见到他,俱是一怔。

白衣男子盯着乘漓,而后阴涔涔地笑了,那笑容好似忘川的恶鬼般阴沉可怕

“哦?竟然藏了个凡人?

那黑衣男子听后,便狠狠皱着眉瞪着乘漓,黝黑的面庞显得更加凶悍。

这两人皆是气质阴沉恶毒,看上去应当不是凡人。乘漓紧张得背后渗出薄薄的一层汗。

白衣服的男人走上前来,在乘漓身前站定,如猛兽打量猎物一般打量他许久。而后,俯身在乘漓的耳后嗅嗅,阴沉地呵呵笑出声

“嗯……还是新鲜的,活的。

他张嘴,嘴里面乍然吐出血红的长舌,上面可见深深浅浅的舌苔。一股咸腥的唾液,沿着他的舌头滴滴答答地流下,淌到地上

“呵呵,那我可要好好享用一番……

乘漓听到这话,顿时吓得面无血色,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

男人耷拉着长舌头,伸手来掐他的脖子。

突然,一阵冰冷的风从乘漓面前袭过,乘漓眼前一花。

再看清周围景象的时候,只见那白衣男子被掀翻在地,长长的舌头软趴趴地耷拉在嘴边,他的脸上还有一块鲜红的、清晰的巴掌印。

白衣男人狼狈地缩回舌头,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怨毒的目光瞪着远处不知何时出现的萤灯,暴跳如雷

“你!

萤灯则是面无表情地扫他一眼,从容不迫地踱步到乘漓的身旁站定。

她眸色阴冷,居高临下地扫过脸色青白的黑白二人

“他是殿下的客人。

那白衣男子铁青着脸还想说什么,身旁始终无话的黑衣男子却使劲拽拽他的袖子,抱拳对着萤灯行礼

“是。

而后扯着满脸怨怼的白衣男人走了。

乘漓回到他居住的院落。这个庭院里面有两株芭蕉树,夜晚的风一吹,便飒飒作响。乘漓晚上一个人睡在榻上,侧耳倾听那风吹叶落,好似阴魂在簌簌低语。

索性他知晓这宅院的主人不会让他出事,便渐渐放下心来。这么没人理没人管地过了几天,便豁达从容地习惯了。

萤灯找来寻他时,乘漓正坐在院里的青石凳上编着芭蕉叶。

瓷白的双手上下翻飞,在芭蕉叶的尾部灵巧地打一个结,一只碧绿的翠鸟便活灵活现地卧在他的手心。

这是他被关在赤黎偏僻的冷宫内,一个宫人教他打发时间的法子。

萤灯木着脸在他身前站定,宽松的纱袍衬得她身形更加瘦削。

她开口,嗓音沙哑而冰冷

“燕汲的人让你回去。

说罢不再多看乘漓一眼,转身就走。

乘漓回到燕汲山时,远远地迎上来一群人。

他们上前,对着乘漓跪下叩拜。乘漓一瞧,竟是赤黎部的人。

乘漓冷眼瞧着跪在地上的赤黎臣子,淡淡地问“何事?

领头的老臣抬起头,竟是眼眶通红,满脸老泪纵横,对着乘漓又是叩首

“大殿下薨了!国君命臣等接殿下回宫……

乘漓听了只觉得五雷轰顶,眼前浮现大哥年轻恣意的面庞。

他震惊地问

“怎么……出什么事了?

老臣听了更是痛哭流涕地说“霍图部来犯,竟然往京中派了刺客。大殿下与陛下在同一辆车上,流箭直往陛下身上去……大殿下挡了一下,就……

乘漓眼眶也不觉红了,想这个异母兄长,虽和自己无甚情谊,但也无仇。从前的事细细想来,兄长还曾对他多有照顾。

他忍不住掉了眼泪“你去劝陛下、娘娘节哀。让我宫里的侍童去代我磕个头吧。

说完,掖袖擦擦眼角,就要走开。

那臣子却一把抱住乘漓的大腿,泪声俱下“陛下也受了重伤,只怕时日无多了……灌了几碗药才醒,睁眼第一句话就是要见殿下。求殿下顾念顾念父子之情,同老臣回去吧!

乘漓身子剧烈一震,这是要……亡父亡兄吗?

又想到赤黎君那句“要见他,只觉得心中寒凉

不是想要见他,是想到他是唯一活着的子嗣,要他回去继承大统吧?

想到这个,乘漓面色一冷,拂开老臣揪着他衣摆的手,丢下一句“我还要问问上神的旨意。就往神殿里去了。

他在神殿内转了一圈,神君不在。于是便往御苑走去。

初三在半路上拦住了他

“尊上正闭关呢,不能见你。

乘漓一愣

“赤黎来人接我回去,我要禀明尊上,请她拿个主意。神使不能通融一下吗?

初三叹气着摆手

“尊上闭关,谁都不见。

乘漓听到,心口有细碎的疼痛蔓延开来。他一把推开初三,拔腿往后山禁地跑过去。

他在石室前停下,撩起袍子跪在冰凉的青石板上

“乘漓求见尊上!

初三满头大汗地追上来,满脸无奈地去拽他

“哎!你就是跪一天尊上也不会见你呀!

乘漓一把推开初三,俯下身额头重重磕在青石地板上

“启禀上神,乘漓求见!

初三低低叹息一声,无声站在他身旁。

那石室的门始终紧紧关着,只有呜咽的风声回应着少年哀恸的嗓音。

《渣了妖王以后他重生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