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北固亭

>

北固亭

若水寒烟 著

奇幻玄幻 徐长生 若水寒烟

作者是“若水寒烟”的热门新书《北固亭》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爷爷!长生回来了!”孩童从雾中跑出来,眼中只有那抱着木牌的爷爷,自然被林间肆意生长的树根绊了跟头,手中的野鸡也掉了出去,滚在爷爷面前。爷爷连忙起身扶起孩童,看着那只野鸡迟迟不语。孩童高兴的捡起野鸡,“爷爷你看!娘亲怕我饿着,给我抓野鸡吃!长生带回来跟爷爷一起吃!”爷爷只是轻轻摸了摸孩童的头,朝着雾...

来源:fqxs   主角: 徐长生若水寒烟   更新: 2023-01-13 17: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北固亭》是作者“若水寒烟”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徐长生若水寒烟,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完了!完了!”王麻子一脸慌张的跑出屋内,像是疯癫了一般跑在小路上“恶煞落地了!恶煞落地了!”原本村落内紧闭的门,此时一一打开,一个个身体残疾神智不清的老人站在门口,眼中缓缓落下泪水“也算……有个解脱了吧……”第一处木门站着的老人缓缓叹道,回首望向那些残疾老人,眼中缓缓泛起泪光“徐九州!为何不遵守诺言!”商鼎走出屋内,看着不远处天空不断汇聚的墨云,长叹了一口气“徐九洲!害死我全家还不够吗?......

第2章 仙落村,王麻子

翌日晨,林间泛着奶白色的雾,破烂茅屋在清风中摇摇欲坠,孩童轻轻推开了门。

“爷爷!我得去找娘亲了!一会就回来了!

孩童朝茅屋内喊道,沧桑的声音细细叮嘱着。

“长生!小心点!爷爷等你回来吃饭!

孩童赤着脚跑进雾中,爷爷缓缓走到门口,蹒跚的走到了茅屋旁的那处土堆,浑浊的双眼泛着泪花。

爷爷双手摩挲着那道木牌,“妮儿啊,是我没照顾好你啊……你可别怪罪村里的郎中,他终究也是要糊口的啊!

“妮儿啊,等长生长大了,我就来陪你了,你可别去找村口的王麻子啊,早早的进轮回,别被当成恶鬼绞了啊……

爷爷不知道抱着木牌说了多久的话,从孩童自雾中走,再到回来,爷爷一直都在。

“爷爷!长生回来了!

孩童从雾中跑出来,眼中只有那抱着木牌的爷爷,自然被林间肆意生长的树根绊了跟头,手中的野鸡也掉了出去,滚在爷爷面前。

爷爷连忙起身扶起孩童,看着那只野鸡迟迟不语。

孩童高兴的捡起野鸡,“爷爷你看!娘亲怕我饿着,给我抓野鸡吃!长生带回来跟爷爷一起吃!

爷爷只是轻轻摸了摸孩童的头,朝着雾里微微鞠了一躬,大声嚷道

“长生是人!你予他养育之恩,老头子这般谢过了!可倘若伤他半分!老头子豁出老命也要扳下你的利牙!

迷雾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爷爷捂着嘴止不住的咳嗽着,拉着孩童进了茅屋。

不一会,孩童拿着方才蒸熟的鸡腿跑进迷雾中,又赤手赤脚的跑了回来。

爷爷看着孩童冻的通红的脚,眼间又泛起了泪花。

孩童懂事的将脚藏了藏,可哪里藏得住呢?

“长生不怪奶奶,奶奶身体不好,长生不用穿鞋,娘亲也没有穿鞋的!

“傻孩子。

爷爷摸了摸孩童的头,“爷爷带你进村买鞋怎么样?

孩童雀跃的蹦起,像极了一个十岁的孩童,头摆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爷爷却一脸愧疚,双眼的泪花止不住的向下流。

孩童拿起鸡腿喂着爷爷,又用小手小心地擦去爷爷的泪水。

“爷爷,长安不去了好吗?爷爷别哭。

爷爷只是摸了摸孩童的头,止不住的重复着“傻孩子。

孩童笑的跟看见了路边的蒲公英一般。

因为奶奶说,看见蒲公英,就要开心的笑起来。

……

收拾完锅灶,爷爷便背着孩童下山,崎岖的山路着实费了些功夫。

孩童静静的躺在爷爷背上,两只大眼睛只是盯着那蜿蜒盘折的小路。

他不怪爷爷不让他下来,因为村里的人说不许他下地,怕脏了这方土地,引得山神降怒,毁了收成。

爷爷就一路气喘吁吁的背着孩童,就算歇息时也不放下孩童,孩童也不吵闹,只是安静地用小手擦干爷爷鬓角的汗。

爷爷背着孩童,孩童看见了那座村子。

和记忆里的村子一模一样,只是记忆里好像每次他回村子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会来恭迎他的。

而现在,青烟依稀的村落中,零零星星的人走在阡陌交通的小路上,似乎没有在意村落是否来了外客。

孩童趴在爷爷背上,天真的眼睛望着四周的所有事物。

爷爷停在了一家店铺面前,轻轻叩响了门。

“谁啊?

店铺内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可没有丝毫想要开门的迹象。

“是我,徐家的老头子。

店铺内没有再传来声音,就好像没有人在里面一样。

爷爷摇了摇头,又走向了下一家,可还是被拒之门外。

爷爷沿路轻叩着木门,没有一家愿意开门,一直到村落最中央的那户人家。

门是开着的,阵阵的药香味自屋内传来,孩童猛吸了一口只觉得神旷心怡。

“徐老,您来了。

屋内的中年人正在捣药,一把把药材在药臼中化作粉末,似乎香味就是从那传来的。

“徐老,今日来的有些早,药还没备好,只能请徐娘多受苦了。

中年人见徐老进屋,连忙拿来凳子,还不忘跟孩童打了个招呼。

“实在是太麻烦你了……药就不用了,妮儿走了。

爷爷拘谨的束着双手,双脚更是缩在凳子旁,身子更是不敢轻易动上分毫,生怕身上的泥土弄脏了这干净的地面。

中年人叹了口气,神情恍惚,想了半刻朝着山上的那处茅屋深深鞠了一躬。

“妮儿不怪你,是老头子我没有本事。

爷爷开口说道。

中年人摇了摇头,“若是长生的父亲在,村子也不会落的这番地步了。

“是我徐家对不住村子了。

中年人伸手打断爷爷讲话。

“徐老,不怪您,这或许就是仙落村的劫吧。

“这次进来,王麻子没有为难您吧?

爷爷摇了摇头,“他不在村口,我不怪他,王家落得只剩他一人,老头子确实该担着。

中年人叹了口气,起身想摸了摸孩童的头,手却悬停在了半空中。

“无妨,长生不会在意的。

爷爷连忙开口解释,孩童懂事的点了点头。

中年人看着仅十岁的孩童,一时间没有收回手,轻轻的将手点在孩童的眉心处。

“商鼎!糊涂啊!

爷爷打掉商鼎的手,一脸着急的看着商鼎,商鼎的鬓角此刻已然花白。

商鼎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徐老,我也没有办法救长生。

爷爷叹了口气,“长生的体质像极了魔种饕餮,恐怖的竟能吸取人的寿元,村子里的人怕他,都叫他恶煞。

“我曾为长生落阵起卦,无奈竟动了根基,反噬更是毁我天根,否则那里的人又怎能封山?

爷爷小心的摸着孩童的头,“长生,不要记恨村子里的人,他们是无辜的,你不是恶煞。

孩童点了点头。

商鼎开口问道“那它还在吗?

爷爷点了点头,“这些年间,它一直帮着长生,纵使我列阵隐去茅屋,可还是能被它洞察,只是绕在周围,不曾伤人。

“长生如若是魔种,那么被发现倒也不是稀奇的事……

商鼎的话还未说完,从门间走进来个面容凄惨的壮汉,气冲冲的走进屋内,手上拿着自己的右脚布鞋。

“死老头子!谁让你又下山来的!

王麻子抄起布鞋作势就要朝爷爷扔去,商鼎起身抄起板凳打落了布鞋。

“王麻子!怎能如此放肆!

商鼎气的双眼通红,身子更是止不住的颤抖。

爷爷下意识抱紧了身子,孩童只是不停地抚摸着爷爷的背,双眼死死盯着王麻子。

王麻子抄起另一只布鞋,作势就要冲来,孩童此番才明白以往爷爷进村归来时,身上的脚印是从哪来的。

孩童从爷爷背上冲下来,爷爷与商鼎举目震惊,想要揽住孩童,可为时已晚。

孩童赤着脚站在爷爷面前,双手张开一脸倔强的拦着王麻子。

一道金色涟漪自孩童站立的地方朝着四周荡去。

王麻子神情慌张,不知所措,爷爷连忙抱起孩童。

“长生!你怎么能落地啊!

与此同时,千万里外的北固亭中,一位老者手中的棋子赫然捏碎,神情凝重的望着一个方向。

“封印内,余孽还活着……

《北固亭》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