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红线镯心

>

红线镯心

媛元圆兒 著

古代言情 沈思菱 萧屿恒

《红线镯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媛元圆兒”。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沈思菱瞧着父皇神色,心里也定了几分,天子多疑,她只要播下这颗种子,往后但凡二皇子露出马脚,也更容易被捉住些。又转移话题道:“从小阿菱不懂事,大祸小祸闯了不少,也让父皇操了不少心,如今阿菱也大了,朝中之事阿菱帮不上忙,家中之事也定会多多留意,帮父皇分担一二,我见父皇身边的齐公公到很是尽心,虽没有福公公...

来源:fqxs   主角: 沈思菱萧屿恒   更新: 2023-01-12 17: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沈思菱萧屿恒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红线镯心》,小说作者是“媛元圆兒”,书中精彩内容是:连下了几日大雪,今日终于放晴,阳光映在雪上折射出绚烂的光芒一大早兰若带着一群小宫女们鱼贯而入,给她梳洗装扮,她再次睁眼还是在未出阁的闺房中,她才终于相信,自己是真的在她十五岁生辰宴的当天,难道回忆中的一切都仅仅是是夜她做的一个漫长的噩梦吗?但是那刻骨的灼热以及心中汹涌的恨意,都像在证明那回忆的真实性,想不明白就且当成是个梦吧,过好当下才是要紧她面上迷迷糊糊似是没睡醒的模样随着宫女们摆弄,略带着......

第9章 瞌睡送枕头

沈思菱立马一副惊讶的表情,让皇帝有些摸不着头脑。

“阿菱只是有些意外,毕竟四皇弟母家世代簪樱,累世官宦,又有兵权,四皇弟虽性子急了些,但心肠甚好,如今还小,再磨砺几年想必也会沉稳些。二皇弟与我都是一个母家,外祖父只是一介商人,虽银钱不愁,但在朝堂之中没有根基,没想到还挺得人心的嘛

话毕还笑眯眯的一副真有他的表情。

皇帝却陷入了沉思,觉得沈思菱这话说的道理简单,可一深想又不是那个味了,皇子最忌结党营私,老二在朝中又没什么根基,缘何有这么多人支持他。

沈思菱瞧着父皇神色,心里也定了几分,天子多疑,她只要播下这颗种子,往后但凡二皇子露出马脚,也更容易被捉住些。又转移话题道

“从小阿菱不懂事,大祸小祸闯了不少,也让父皇操了不少心,如今阿菱也大了,朝中之事阿菱帮不上忙,家中之事也定会多多留意,帮父皇分担一二,我见父皇身边的齐公公到很是尽心,虽没有福公公资历深,但贵在办事更稳妥,脑子也活泛,父皇可再观察观察

父女二人商议了几句,沈思菱也就告退回去了,皇帝一个人在书房中思量的片刻,又叫福公公去宣萧屿恒来见。

萧屿恒进殿给皇帝见礼,不卑不亢,皇帝却迟迟没有叫起,只定定的看着萧屿恒,发现他确实是剑眉星目,目光坚定,身姿挺拔,看着是个好儿郎,就是性子冷了些,不知道会不会疼阿菱呢?

阿菱到底是不是喜欢这小子,女儿大了心思也难猜了,害,皇帝将脑海里的念头抛开,这才叫起

“起来吧

对福公公摆了摆手,待他退下又说道

“朕听说你去岁救了公主?为何不为自己请功?

……

二人在殿内聊了一炷香的功夫,便让萧屿恒下去了。一时间皇帝一天见了两回萧屿恒,宫中风向就刮起来了,说萧屿恒不知怎么得了陛下青眼要高升了云云。

独独福公公心里惴惴不安,陛下召臣子议事或接见什么人都甚少避着他,今天却连续叫他出去两次,莫不是疑心他了?

沈思菱第二日用过早膳,便拉着竹兮出门了,行至宫门处还特意交代说日后没有她的首肯不允许放周世馨进宫,守门的将士们说首领一大早已经来交代过了,想来定是父皇叫人来说的。

正准备开开心心出宫去了,却听车窗外萧屿恒的声音传来

“微臣萧屿恒给公主请安

沈思菱一愣,伸出手打帘露出一张雅致的小脸,带着笑意惊喜的喊道

“萧虞候!好巧

只见萧屿恒一身玄色衣袍,腰间配剑,披着云纹大氅牵着一匹大黑马立在马车旁,只是站在那也气势逼人,萧屿恒见她比上次眼眸更清亮了些,想来是心情不错,也微微笑到

“不巧,微臣奉旨随行保护公主

“萧虞候记混了吧,不是明日才去相国寺?

“陛下说公主近日心神不宁,又说公主信任微臣,今日公主出宫办事,也让我随行,公主安心,陛下也可放心些

特意在‘公主信任微臣’几个字上说了重音,又些揶揄的语气,沈思菱瞬间有些脸红,小声说道

“我是为了让父皇答应我才如此说的

顿了顿,又怕萧屿恒误会她并不信他,又补充道

“萧虞候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是信的

又觉得这话听起来也怪怪的,怎不说都不合适,反正遇到她萧屿恒她的嘴巴总是有些不灵光,车窗外的萧屿恒正想开口,只听见沈思菱随即又岔开话题道

“我只是去铺子上办事,还劳动萧虞候岂非大材小用了。

“微臣愿意

萧屿恒说话总是言简意赅,愿意什么,愿意护送她?沈思菱还没想好如何回话,只见窗外萧屿恒瞟到了沈思菱拉着车帘的手,又急急说道

“今日风大,公主拉好车帘免得灌了冷风

又转头对车夫吩咐道“走罢

沈思菱只好缩回抵着车帘的手,只几句话的功夫,指尖已经冻得红红的,竹兮见了立马塞了个汤婆子在她手中。小声的对着沈思菱说道

“公主,萧虞侯好凶啊,奴婢瞧着脸比这深冬还要冷上几分,吓人的紧

沈思菱听竹兮说完,立马轻推了竹兮一把,立刻替萧屿恒正名道

“瞎说,脸明明很俊,哪里凶了?顶、顶多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吓人,嗯,一点点

沈思菱说完又想起习武之人是不是都耳聪目明?连忙捂住嘴,对着竹兮指了指窗外,竹兮也反应过来也捂住了嘴,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望向沈思菱,一副公主你可得救我的表情

窗外的萧屿恒听见马车中主仆二人的互动,低着头笑了,他已经尽量在她面前多笑了,竟然还是怕他么?

马车缓缓向前驶去,萧屿恒骑马随行在侧,并未多言。

沈思菱母亲的嫁妆大部分都在苏杭一带,京中也有,但不多,基本上首饰钗环、米面粮油、胭脂水粉、成衣刺绣、酒楼等,都是有的,当然还有青楼!

勾栏瓦舍可是个销金窟,重点是还能收集消息,过去她不懂这些,都是周世昱借由她的铺子打探消息,如今自己岂能浪费了这等便利?

定要好好布置一番。苏杭的铺子多由外祖母照看着,账本和进入的银钱都会整理好每半年送进宫一次,她每年也会出京去巡一次,主要也是想出去玩,也想去外祖家小住段日子。

行至半路,竹兮掀开帘子瞧了瞧,风雪立刻就灌了进来,冻得她一激灵,立马关上,对着沈思菱搓了搓手说道

“又下雪了。

马车中烧了炭火,又铺了厚厚的垫子,封了厚实的车帘,暖和得很,沈思菱将一旁的汤婆子塞了一个到竹兮手中。并未拉开车窗帘子,只低低的问了句

“萧虞候可冷?

没过一会就传来萧屿恒的声音,这回是连声音都带着笑意

“无碍

车内的二人瞬间石化了,当真能听见!!!那她还夸他脸俊了,救命,本公主的脸都丢尽了!!

不过沈思菱觉得萧屿恒确实很好看,比那什子周世昱好看一百倍,不对,周世昱都不配和他比,自己梦中到底是个什么眼光啊!

沈思菱心思一动,眼珠滴溜溜一转,又打帘将自己的汤婆子递出窗外,萧屿恒只见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带着他送的手镯,白白嫩嫩,指甲修剪的圆圆的,甚是可爱。

又见她一直伸着,怕她着凉又怕她手酸,立马接过道谢,只听车窗内沈思菱的声音又传出来

“萧虞候功夫了得,是我见过最厉害的!

“公主过奖了

无事献殷勤,小姑娘又打什么鬼主意了?她估计都没见过几个人的功夫。

“那萧虞候可认识什么功夫很厉害的姑娘?身世清白,缺主子的那种?

萧屿恒扯了扯嘴角,小姑娘这是缺人使了?这要人还要到他这里来了,真聪明!

“微臣不认识什么功夫厉害还缺主子的姑娘

沈思菱正要泄气,萧屿恒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过若是公主需要,我麾下有一小支娘子军,不多,也就30人,功夫都还不错,特别是副首领医毒双绝,其中不乏轻功了得者,都是我捡的孤儿或是被家里卖出去的苦命人,从小培养,身契都在我这

“ !!!

沈思菱惊了,30人还不多!!她想要两个都找不着,她果然是找对人了。

《红线镯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