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扶昭

>

扶昭

云边的可盐 著

古代言情 苏扶昭 顾从羲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扶昭》,作者是“云边的可盐”。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她也不懂怎么有的人生来衣食无忧,父母疼爱,自由自在。而她,连活着都这么不易……轻轻阖上眼,不甘,屈辱,愤怒………各种情绪油然而生,女孩尖尖的指甲掐入了自己的掌心,殷红一片,她仿若未觉。不知等了多久,扶昭等得快看不见光了,翠儿终于来了。“五小姐……奴婢来了,这是剪子,这是馒头...

来源:fqxs   主角: 苏扶昭顾从羲   更新: 2023-01-11 18: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扶昭》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扶昭顾从羲,《扶昭》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只见扶昭白净的小脸上都是屎黄色的地瓜,手上,甚至头发丝上也有!顾从羲的洁癖让他看着扶昭头皮发麻,好想扔掉她!顾从羲字眼从牙缝中艰难挤出,额头青筋隐隐暴起,“你——怎么吃得……这么脏?”扶昭错愕得忘记啃了,小脸从地瓜中抬起,“师兄说什么?师兄快试试,地瓜很甜”说着她就要走上前,还往顾从羲面前推了推屎黄色的地瓜顾从羲大惊失色,连忙退后,仿若扶昭是蛇蝎,“你给我站住!别过来!”扶昭不解,他为啥躲那么......

第5章 柴房逃跑

扶昭努力冷静下来,查看四周,月光的照射下发现柴房的窗户只钉了一根木板,而房顶离地面太远了,她根本不可能从房顶离开。

扶昭沉声道,“翠儿,你别急,你去给我找几个馒头,还有一把剪子,你小心点,不要被发现了,等我回来我一定救你。

翠儿忙答应,随后小心离开了。

丝丝寒月光透过房顶的破瓦照进,照在虚脱在地的扶昭脸上,她自嘲地伸手接住了那一缕好不容易透进来的光,像打在了她昏暗的人生上。

她也不懂怎么有的人生来衣食无忧,父母疼爱,自由自在。而她,连活着都这么不易……

轻轻阖上眼,不甘,屈辱,愤怒………各种情绪油然而生,女孩尖尖的指甲掐入了自己的掌心,殷红一片,她仿若未觉。

不知等了多久,扶昭等得快看不见光了,翠儿终于来了。

“五小姐……奴婢来了,这是剪子,这是馒头。翠儿用力地把这两个东西透过破烂的门缝塞进去。扶昭苍白地笑了,“谢谢你翠儿姐,等我……活着回来,我就救你出来,为你赎身。

“奴婢等着……五小姐,我先走了,你保重!说完翠儿就慌忙离开了。

扶昭费力地爬起来,吃力地一下又一下的用尽全力戳着那根横着自己的木板,狠狠地咬着自己舌头,不让自己昏迷,泪像不要钱的流了一地,跟嘴里的馒头有血海深仇般狠狠嚼着。凭着超强的求生欲,不知磨了多久,那根木板终于掉落,扶昭却不敢松一口气。费力地爬上窗户,墙上留下了女孩绝望又倔强的爬痕。

怕自己撑不住,赶紧翻坐起来,慢慢滑落下柴房的窗口。扒开稻草堵着的狗洞,熟练地跪下去,慢慢爬出了高大冰冷的围墙。

扶昭躺在寒冬冰冷的大街上笑得开心。她应该死不了,只要她睡在这里,明天去早市的人就会看到她,然后认出她,要脸的老夫人就会把她带回去好生养着。畅快地大口呼吸着外面刺骨的空气,她贪婪得好像这空气很珍贵。

不远处,一道白色的身影伫立在扶昭身后的硬山顶檐上,脸上润笑如风。

还没等扶昭畅快多久,她一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嘴上流着口水盯着自己的恶犬!

幽绿的狗目在月光下透着可怕的光芒,扶昭心沉了又沉。

天要亡她?

扶昭吃力撑坐起,她死死盯着恶犬,慢慢地将双手撑在地上,双腿紧贴冰冷的地面,一人一狗就这么对峙了起来!

越僵持,她越后背发凉,因为她能感觉到,这条恶犬要扑上来了!

狗后腿微曲,恶狠狠地盯着她,几滴口水滴在了地上,也滴在了扶昭强作镇静的伪装上。微颤的双臂轻易出卖了她的故作镇定。扶昭知道它快要扑上来了,可是这副小身板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哪里跟得上恶犬的速度?

恶犬猛地扑上来,撞开了她,死死咬住扶昭兜里的馒头,她拼命地跟恶犬扯着!

它吃了她的馒头那她吃什么?好不容易逃出来死在半夜怎么办?

恶犬得不到她的馒头也越发用力撕咬,嘴里发出着“呜呜的低吼声,用力拖拽着扶昭,在冰冷的融雪地面上拖出了一道水渍!

扶昭大口呼吸间尽是抑制着的惊恐,慌乱间想到了什么,突然,小手飞快地往头上一摸,玛瑙金钗在冬月下闪过寒光,没入恶狗的脖子里!

顾从羲莫名心里不安,就决定深夜潜入苏家看看那只黑芝麻团子怎么样了,才到苏家围墙外他就看到了心脏骤缩的一幕

雪地里的女孩癫笑着,笑声随着插入又狠狠拉出狗脖里的金钗越发狠绝而一声比一声嘶哑,身上的红襦袄被鲜血浸得更加艳丽,浑身脏兮兮,谁能将眼前人和前天干净可爱的团子联想到一起?

才一天一夜……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顾从羲喉咙发紧,焦急着就要冲上去抱起地上的小身影,谁知一道白色的身影竟比他更快地抱起了扶昭。狠戾地皱起眉就要出手,瞥清来人时悄然化解了手里的力量。

是素衣白生。

白生眉眼间是担忧的神色,轻轻唤着扶昭“扶昭?扶昭?

扶昭只吃力地匆匆看了一眼,双眼皮重重地合上了。

顾从羲平淡拱手,“夫子。

白生不准痕迹地收回视线,“扶昭发生了什么?她府上不是来人告假了吗?

顾从羲垂下眼帘,“学生不知,夫子可要学生去了解一下?

白生从容温润依旧,担忧地盯着怀里的扶昭,“好,你先去吧。

顾从羲转身离去,只是眼底的阴沉像无尽深渊。少年眼里的寒光随着他隐入阴影中也一同消失。

白生温润的目光无声看着顾从羲离开的方向,随即化为残影,掠过江南冬夜里无数的硬山顶。

感受着怀里小女孩的重量,他无声的笑意更甚了。

《扶昭》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