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偏执大佬被驯化之后

>

偏执大佬被驯化之后

唐阿茶 著

宋意琛 现代言情 简随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唐阿茶”的新作《偏执大佬被驯化之后》,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的书。内容详情为:谈及未来志向和发展规划,游玟是宿舍四个人中唯一一个来自外地的,她来自边省条件艰苦的山区,此刻很豪气地表示:“回家乡去!读书是为了让家乡摆脱贫困,而不是摆脱贫困的家乡!”彭馨小可爱绞尽脑汁,说:“嗯......和杨硕结婚!”一句话逗得在场的女孩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彭馨身材娇小可人,杨硕是她的男朋友,两人...

来源:fqxs   主角: 简随宋意琛   更新: 2023-01-11 17: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类型《偏执大佬被驯化之后》,现已上架,主角是简随宋意琛,作者“唐阿茶”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电话被那边挂断空气一时有些沉默刚刚女人的话两人都一字不漏听进了耳朵沉默片刻,宋意琛转身朝门的方向走去一直盯着桌上那盆“初恋”默不作声的简随,突然在宋意琛转身的那瞬间以最快的速度站起身,拉住了他的手臂两两对视简随问宋意琛:“能不能不去?”又是一阵沉默最后宋意琛握住她的手,缓缓移开了这便是宋意琛的选择他的选择不知过了多久,简随站在原地太久太久盯着被他合上的那道门,眼中只有死寂等......

第2章 意外来临!

“干杯!

四人齐齐举杯庆祝,为即将结束的大学生活做最后的告别。

简随在好友的哄闹之下也少不得喝几杯,她从小没怎么碰过酒,一口啤酒下喉,只觉得辛辣无比,搞不懂这么难喝的东西为什么还有人喜欢。

闲话间,好友杨舒绵问简随“随随,以后打算做什么,开珐琅工作室吗?还是和我一起……

简随摇摇头,回答道“现在还没想好,珐琅工作室……估计家里也不会同意。

杨舒绵没再追问这个话题,毕竟好歹是四年的室友兼好朋友,她也知道简随家的情况,简家肯定是希望她这位独生女回去接手家族企业的。

谈及未来志向和发展规划,游玟是宿舍四个人中唯一一个来自外地的,她来自边省条件艰苦的山区,此刻很豪气地表示“回家乡去!读书是为了让家乡摆脱贫困,而不是摆脱贫困的家乡!

彭馨小可爱绞尽脑汁,说“嗯……和杨硕结婚!

一句话逗得在场的女孩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彭馨身材娇小可人,杨硕是她的男朋友,两人从大二就在一起了,一直非常恩爱。

“结婚的时候你们别堵门啊!

简随哭笑不得“你这是迫不及待把自己嫁出去啊。

彭馨吐吐舌,杵着下巴搁在酒桌上,就着结婚这个话题,问她“那你呢随随,你啥时候和你家宋意琛结婚?

简随的笑容不自觉间僵在脸上,垂眸喝了口啤酒,淡淡迎合一声“快了。

还没到京都最热时,但夏天的热浪已经滚滚向人袭来。

路边的大排档香气飘散,啤酒烧烤也可以吃得有滋有味,晚风裹挟着香气馋得行人食欲顿起,汽车的轰鸣声近了又远。

这顿散伙饭吃得热闹,笑也笑了,哭也哭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还是到了分别时。

杨硕黑着一张脸将醉得不成人样的彭馨给接走了,杨舒绵看着他俩离开的背影,咂舌看来今晚有杨硕受的了,彭馨那小妮子一旦醉酒……那真是太可怕了。

游玟和杨舒绵还住学校宿舍,可以一起结伴回去,只剩下简随,她早就搬出去和宋意琛住一起了。

杨舒绵将趴在桌上的简随叫醒,问她“宋意琛呢?怎么不来接你?

简随一脸睡眼惺忪睁开眼,逐渐恢复清明,闻言她沉默着摇头“我自己可以回去。

现在大晚上的,杨舒绵实在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算了,你和我们回学校凑合一晚上吧。虽然床铺早就空了,但回去可以挤一挤一起睡。

简随摆手拒绝,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看起来挺冷静的,不像醉了。

“你能行吗?游玟也怀疑。

简随对她们露出一个安慰宽心的笑容“几杯啤酒而已,只是刚刚有点困了。

最终还是简随一个人回她和宋意琛的住处,杨舒绵和游玟回学校。

已经快要到半夜,街上少有行人,偶尔能碰到几个靠着桥洞墙壁熟睡的流浪人士。

简随站在天桥上,闭眼仰头,肆意享受着清风滑过脸颊的感觉。京都的天很热,但夜晚比白天要凉快许多,夜晚泛着凉意的风扫过脸颊,能醒醒神。

橘色的路灯下,影子厚重。

等脑袋不再那么混沌了,简随才继续往家的方向走。那是她和宋意琛的家。离学校并不远,是当初宋意琛为了将就她上学选的房子。

远离闹市区,转角之后静谧无声。走着走着,后面突然多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简随微微停住脚步往身后瞥去,从摇摇晃晃的余光中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卫衣的男人,卫衣帽子拉得严实,脸上似乎是戴了口罩,垂着头看不清面容。

她的心一下就被揪起来,这边一到晚上都没什么人。她加快步伐,掏出手机给宋意琛打电话。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机械女声的温度太冰冷,简随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她又打过去,还是同样的结果。

简随紧紧捏着手机手脚发软,毫不怀疑自己下一秒就能跌坐在地,她快要被这眼下的危急情况吓得哭出来,从小到大她上学都有家里的司机接送,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心脏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她含着泪哆嗦着手指打给杨舒绵,因为太紧张,手中的手机差点握不稳。

谢天谢地!杨舒绵接了电话。

男人和她的距离拉开了些,似乎停顿了一下,但还是提步跟来。

“喂?怎么啦随随?

“舒绵,有人跟踪我……听到好友的声音,简随再也绷不住哽咽出声。

杨舒绵急忙将手机录音打开“别急别急!能打开微信位置共享吗?

简随说可以,按照她说的操作。

“你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多的地方?杨舒绵已经进入学校大门口的文体店,买了一根棒球棍,示意游玟报警。她一手拿着棒球棍,一手拿着电话,和游玟一起赶回去。

简随摇头,余光中望见身后还在紧随不舍的男人,腿软得颤抖不停“没有,这周围人多的地方要回去……怎么办!怎么办?他要跟上来了?

“别怕别怕,我就在你身边,游游已经报警了,我们一直陪着你!杨舒绵一边安抚着她,又问“周围有没有遮蔽的地方?你找个时机躲进去,不要挂电话,我和游游快要到了,最多几分钟。

简随点点头,饱含恐惧的哭腔回复杨舒绵“好。

她估计了一下距离,在一个墙角转弯处拔腿就跑。

电话这边杨舒绵和游玟心急如焚,就好像一块生肉被丢进热锅里,还是不放油的那种。

杨舒绵手中的棒球棍被她握得颤抖,女大学生深夜回家被尾随被害等等这样的新闻不断在眼前闪现,她只能不断咬牙祈祷简随千万不能有事。

原本她们已经到学校大门口就要进去了,突然就发生这样的意外。还好简随现在所在的那条路不远,也可能是路上简随走得慢,加上杨舒绵和游玟一路赶过去,没费几分钟就到了。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黑色身影正躬着腰在花台前找什么,那人见杨舒绵和游玟赶来,转身就跑。杨舒绵追了几步,最后还是停下回头。

简随才是最重要的。

“随随!游玟叫唤着。

杨舒绵来到花台前“随随,出来吧!坏人都被我们打跑了。

灌木丛后,传来一声又一声抽噎。

杨舒绵和游玟急忙将简随扶出来,这个没经历过什么风浪的女孩这次是真被吓到了。

简随被杨舒绵和游玟扶出来后,浑身无力瘫坐在地上,从单薄的肩头一耸一耸地抽噎,到放声嚎啕大哭出来,费了些时间。实在没力气,她站不起来。

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恐惧交缠。

简随不敢想象,如果今夜好友们没有及时赶来,自己将会经历些什么。

杨舒绵和游玟抱着她一遍遍安慰,三个女孩坐在地上抱做一团。

警笛由远及近,红蓝光耀眼。

*

简随回到那个家的时候,早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

漆黑的夜沉寂如水,窗帘半开,沉默皎洁的月光照进客厅,在本就灰暗的布艺沙发上画下一条黑白分明的分界线,公寓空荡荡的,没有人气。

宋意琛还没回来。

她随意从桌上抽几张纸擦了擦牛仔裤上的泥土,一下又一下。浅蓝色的牛仔裤沾了不少泥巴,脏乱狼狈不堪。

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沾了斑驳污渍的纸巾从指尖脱落,她回过神,将纸巾捡起扔进垃圾桶,随后不知不觉靠着沙发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简随是被一阵刺眼的灯光和门口的动静给惊动醒的。

宋意琛换好鞋子从玄关进来,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睡眼朦胧的简随。他站在原地没动,清冷的声线冰冰凉凉,连关切的话语都没有半分温情“怎么还没睡?

简随终于从睡梦中清醒,凝望男人清隽的眉眼,柔声告诉他“等你。

宋意琛闻言撇开眼,随意脱下西装外套丢在一边,想到厨房倒杯水,边走边说“下次别等了。

等他喝完水出来,看简随还坐在沙发上没动,一时间又怔住,清秀的眉头微皱,似乎是在问她怎么还坐在这?

简随抿了抿唇,犹豫再三,告诉他“我今晚回来的时候被坏人尾随了。

说完后紧紧盯着他的表情,当然,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失望,他那张寡淡清冷的脸上没什么变化,只是问她“没事吧?

那样子好像是在告诉她,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现在不是好好地坐在这,有什么可矫情的?又或者她现在的话只是在故意吸引他的注意,想要引起他的同情怜爱罢了。

曾经的简随或许还真做过这样的事,想要高岭之花宋意琛给予她一眼和旁人不同的目光,为此她奋不顾身跳进了这个无底洞。

她告诉他自己数学要挂科了,想让他指导一下;告诉他自己喜欢玉龙雪山,她告诉他在他工作不忙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起去;她的手指在做珐琅器的时候受伤了,她主动撒着娇将受了伤的手给他看…….好多好多好多次,可结果是什么呢?

他为她请了最好的家教,尽管她早已经上大学;他为她定了去云南的机票,却只定了她一个人的;她的手因为无关痛痒的兴趣爱好受伤了,他告诉她,不要做没有意义价值的事。

在他看来,她做珐琅器没有意义价值,她的兴趣爱好没有意义价值。

简随想起了她对他告白的那天,那是晴朗的一天,一碧如洗的天,大朵大朵比棉花糖还浓稠的云,满山遍野的枫叶殷红,清风霁月的男人垂眸看她红透了的脸颊,点了头。

他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她从小就喜欢他,顺应天时地利人和,她上大学他开始工作,他们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在一起了。

她的性格不阳光不大方,不会讨人欢心,不像他从小就是众星捧月的高材生,走到哪都是众星捧月的对象。

简随一直以为她对于他来说还是特别的,毕竟别人眼中的高岭之花、不可触及的男生,是自己的男朋友。

如果宋意琛不喜欢她,那为什么当初她鼓起勇气向他表白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呢?

面前的男人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清冷好看,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少了少年时的青涩,多了几分成功男士的稳重成熟。

简随突然不想再和他继续这个话题了,匆匆几句结束,站起身推他进浴室洗澡,工作了这么久,一定很累很累,他需要休息,她应该多为他着想的。

爱情从来不是平等的,先动心的人总是要先妥协。

等宋意琛进了浴室,简随坐在沙发上却是再无一点睡意,她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针已经走过半夜三点。拿起手机随意翻了翻朋友圈,毕业季来临,朋友圈多是同学毕业时的依依不舍和为人生下一阶段的打算。

一条格格不入的朋友圈映入眼帘,林玥发的。

林玥之前一直在国外留学,现在这条朋友圈配文就是回国

“四年了,感谢最重要的人一路相随。

文案下面配图是一张餐桌,桌上放着各式各样精致的餐点,照片一角露出对面人搭在桌上握着手机的一只手,骨节分明好看极了。

简随记得那只手上的男士手表,是她送给宋意琛的二十五岁生日礼物,价值不菲。

是她再三要求下他才戴的。

《偏执大佬被驯化之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