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别梦寒

>

别梦寒

清风在心 著

古代言情 谢锦书 龙明赫

古代言情小说《别梦寒》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风在心”。精彩内容:随着最后一箭正中靶心,院边围观的碧玉兴高采烈的蹦了起来,恨不得把手鼓烂,嘴里毫不吝啬的夸着:“主子真是矢不虚发!奴婢看着比大少爷都厉害几分。”庭中央的少女一双杏眸眯成一条缝,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一甩青丝把碧玉拉过来看自己打的靶子。正当二人悄咪咪说话时,走廊内传来一阵有力的脚步声,二人双双回头刚好对上那...

来源:fqxs   主角: 谢锦书龙明赫   更新: 2023-01-11 16: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别梦寒》,是以谢锦书龙明赫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清风在心”,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本想着去郑卿容那蹭饭,没成想太后发话要她留下来陪自己用膳,锦书只得硬着头皮侍奉幸好是没出什么差错,太后也还算满意,就是寿康宫的菜也太清淡了些,锦书尝了几道,就不再动筷了寿康宫旁有一处世外桃源般的芙蓉丛,听郑卿容说,那儿是太后最爱去的地方,所以就修了个歇脚用的亭子锦书路过,忍不住被飘来的渺渺花香引了去,一条蜿蜒曲折的鹅卵石路就像是根抹了花蜜的绳子,引着锦书跟着它步步深入拨开挡路的柳枝,映入眼......

第1章 君有意妾无情

游丝冉冉花枝静,青壁迢迢白鸟过。晴明风日雨干时,草满花堤水满溪。

明赫十五年春,谢府。

新上漆的檀木门敞开着,正前方是一堵筑在水上的白墙,约两米高,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虚掩着,隐隐传出射靶声与下人的议论声,门上黑色匾额上书“谢府两个烫金大字。

随着最后一箭正中靶心,院边围观的碧玉兴高采烈的蹦了起来,恨不得把手鼓烂,嘴里毫不吝啬的夸着“主子真是矢不虚发!奴婢看着比大少爷都厉害几分。

庭中央的少女一双杏眸眯成一条缝,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一甩青丝把碧玉拉过来看自己打的靶子。

正当二人悄咪咪说话时,走廊内传来一阵有力的脚步声,二人双双回头刚好对上那人的眼睛,谢景谚启颜一笑,柔声唤道“锦书。

叫的人是他的嫡妹。名唤锦书,却是个连女红都不会的,更别提琴棋书画了,不过身为武将之女,骑马射箭确是一等一的好。谢安同样也是个糙汉,对夫人却是低眉顺眼的,伉俪情深十余载,只倾心于她一人。谢景谚也沾了父亲的光,正一品大将军的儿子能差到哪去?他年纪轻轻就已得皇上重用,不过里头有没有锦书的原由也说不清。

锦书亦是嫣然一笑的上前,声音清脆“哥哥可是有事找我?谢景谚搭上妹妹的肩,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就这么搂着她进了走廊。

廊里梨花翠竹相映,镂空雕刻着威猛的猎禽。锦书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却也一时挣脱不开,只好任他一直搂着自己到了东边的书房。

门上镌刻着青花瓷的纹样,还未进屋便已嗅到渺渺檀香的韵味儿,谢景谚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个翩翩风度的温润公子。

一身浅葱色绸衫,袖口和领边绣着根根翠竹。眉眼秀长,面如冠玉,举手投足之间皆是世家大族的公子气派。锦书不禁想起娘亲给自己念的那句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那人也同时回头看见了锦书,面上蒙了层红晕,含蓄的低首行礼。

锦书识得这人,应该说是非常熟悉。他便是陶家的嫡子溪知,陶谢两家十分要好,在朝中守望相助。一个文官一个武将,却意外的志同道合,连带的妻子都成了手帕交,撮合谢家嫡女和陶家嫡子也是蓄谋已久。

可锦书却对这个文绉绉的男子没有兴趣,见着都躲的远远的,哪里肯嫁给他?眼下也只是出于礼貌敷衍回了礼,眼珠一转看向窗外。

谢景谚见妹妹如此,忙给陶溪知使了个眼色,陶溪知抿了抿唇,折扇“啪的一声收到手中,试探性的开口道“锦书…那个,你今个可有空去…

“没空,不约。

还不等他说完,锦书就飞快的从嘴里吐出四个字,然后若无其事的看了看自己的蔻丹甲。

陶溪知不善言辞,更何况面对自己心尖上的人,更是像个哑巴一般张着口,半天憋不出一句话。谢景谚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哑然失笑的去哄妹妹,刚打算开口时,门忽的被人打开了。

“少爷小姐,陶公子。

来者是府里的掌事姑姑刘氏,简单行了礼便接着开口“老爷有请,还请小姐移步东暖阁。锦书回头瞥了二人一眼,反正她也不想待在这,乐得去别处,叫上碧玉就离开了。

东暖阁修葺的朴素,入门直对着就是两个名贵的铜香炉,正中供奉着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的关公像,锦书跨进门槛,刘姑姑就关上了大门。

几年的征战沙场让谢安饱经沧桑,单单一眼就看出来这人是个不好惹的,但眼尾的褶皱见到女儿又乐的拧在一起,常年习武的厚茧轻轻握住女儿的纤纤素手,面上又带着几分愁容。

从小到大,锦书从未见过父亲露出这样的神色,不自觉也跟着皱眉,问道“爹爹这是怎么了?

谢安心里琢磨着怎么跟女儿说,自己肚子里却没几滴墨水,最终还是直白了当的吐了真言“皇帝老儿下了圣旨,说是叫你参加三年一次的大选。锦书感觉父亲满是老茧的手用力了几分“我真是不明白!京城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姑娘,书香门第的才女他不要,偏要抢我这个老头的女儿!真是欺我年老体迈,要是先帝在,哪轮到他对我发号施令!

谢安越说越激动,仿佛下一秒就要提着刀踢开养心殿的大门,还好是在谢府,若是被别的听去,不知道要治个什么大不敬之罪。

待爹爹把该骂的都骂了,扶着膝盖连连叹气时,锦书才靠在他肩头,宽言安慰道“爹爹别急,女儿一不通女红二不阅女则,想来皇上也不会看上我的。

谢安猛的一拍桌子“他看不上我女儿?!那是他有眼无珠!瞬又反应过来,连忙摆手“不对,他不能看上我女儿!

不知道说些什么,他只得叹了口气,抚了抚锦书的发顶,柔声道“爹爹知道,他多半是要定了你,不过你放心,他胆敢有半分屈了你,我就联合老陶一纸状书告到太后那去,你进了宫,若是出了什么事儿,你可要让碧玉告诉爹爹!

谢安一连串嘱咐了好多,锦书感觉这是爹爹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好像要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了,她心里有些莫名的担忧,以至于出屋时都是愁着一张脸。

碧玉和谢景谚都站在外头候着,见锦书出来了,俱都是面色担忧。谢景谚方才求着刘姑姑告诉了他真相,一同知道的陶溪知又惊又气,当即就要闯进东暖阁求娶,却被谢景谚拉住了。

他知道,一道圣旨隔断的是锦书身边的所有人。入选是必然的,他非常清楚皇上的脾性,圣旨下来,锦书就算半个皇上的女人,入选后不论是自己还是父亲母亲都要称上一句小主,他这时贸然求娶,难道置陶谢两家人的性命于不顾了吗?

陶溪知急的清泪两行,可他一届书香公子,能有什么法子呢?要怪,就怪自己不能早些定下这桩婚事。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嫁入帝王家,自己却只能默默被下人请出了谢府。

“锦书,还好吗?

锦书是咬着嘴角犹豫了好久,不想要哥哥担心,又说不了谎,还是呜咽的把头埋在他怀里,哭了又哭。

去见了娘亲,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嘴里说着自己跟太后娘娘关系颇佳,当即就要写信让皇上收回圣旨。锦书看娘亲这样,自己心里也难受,但是她们都清楚,这信寄出去也不会改变已定的结果,只会石沉大海。

《别梦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