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幸福的爬爬虫 著

军事历史 李世民 许墨

看军事历史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幸福的爬爬虫”写的《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主要讲述的是:就这么一弯腰、一抬头的功夫。屋子里这六个金吾卫全都躺在了地上。他正好看到许墨把最后一人放倒,就那么拎着那个人的脑袋,狠狠往地上一丢,再那么一踩,那个精壮的汉子就一点反抗能力都没了。程咬金脸色顿时变得惊惧起来...

来源:cd   主角: 李世民许墨   更新: 2023-01-11 16: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李世民许墨是军事历史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幸福的爬爬虫”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伙计有些疑惑,不过…既然客人都这么吩咐了,那自然是要按客人说的办,反正他们是要给钱的不多一会,就备好了他们等水开、下了底料,嘶嘶哈哈地吃了起来春江楼固然是大唐最大的几个食肆之一但现在的烹饪手段无非就是煮、烤这两种,用得酱料只有大豆酱,香料更是只有胡椒一种,最能激发香气的孜然没有火锅的香,艳压了群雄不一会,就飘遍了整个食肆其他食客们嘴馋,让伙计也给自己来一份这样的吃食,这让伙计有些为难......

第12章

女孩一脸平静。

也不是那么的平静——毕竟被自己父亲,用这样一种迫不及待地方式销售出去。

她咬着牙,勉强堆出一道笑容,抬起头,看向许墨。

作为商品,她要展示自己的价值。

很瘦、营养不良让她皮肤、头发都透着一股枯焦的黄色,但鹅蛋脸憨态可掬,一双弯眉恰到好处地挂在水汪汪的双眼上。

眼下一点泪痣,让本就委屈的她,又平添了一股哀愁。

只是这样,都是个美人。

要是把营养补回来……

许墨点了点头“两贯,我要了。

“多谢郎君,多谢郎君!男人作揖拜谢,欣喜之情都溢出来了。

许墨冷笑一声,不想理会这种人,接着又跟牙人说道“钱我没带在身上,跟我去取?

男人连连点头“成的,成的。

许墨瞥了他一眼“不用你跟我去。

一个赌徒,而且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卖出自己女儿的赌徒,是天底下最可怕的生物,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的住所,然后被这种缠上……

大概就是最可怕的事了。

牙人也明白许墨的想法,他点点头“你女儿跟我走,到时候我扣了费用、还有你欠的那些赌资,到时候再给你送来。

男人一愣,尴尬笑了笑,缩着脑袋,点了点头。

等回到家时,天色都已经开始漫着火烧云。

许墨取出布,付了薪酬。

牙人不由得深深看了许墨一眼。

虽然是常见的绢布——但这工艺,可比他接手的绢布好出不少,这郎君恐怕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他殷切地朝许墨道贺一声,便转身离去。

许墨的家现在还不大,只一宅面积。

所谓一宅,就是一个院子,一个正屋、一个左边的侧房、一个右边的厨房,连个影壁都没有。

虽然占地也有一百多平,但…在大唐这个时代,这种住宅还是略显寒酸了些。

女孩拘谨地站着,但并不是很紧张。

她偷偷打量着许墨。

买自己的人长得这么好看,那他应该不是坏人吧。

许墨朝着她招了招手“来,坐。

家里没有椅子,或者说…现在大唐都还没椅子,他很没形象地盘腿坐在榻上。

女孩不敢坐,只是朝许墨走近了一些,站在他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许墨问道。

女孩神色一黯,摇了摇头“家里没给我起名字,往日里只是唤我二娘。

许墨愣了一下。

虽然知道,在唐代,“二娘这个称呼,还没婶婶或是继母的意味,只是她行二,所以叫她二娘。

但他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古怪。

索性一摆手,摇了摇头“既然没名字,我就给你起一个,就叫…你袭人吧。

这取的是红楼梦里的一个人名。

他当初在看红楼的时候,就喜欢里面的袭人,也曾想过,自己身边若是有袭人这样温柔乖巧、又明事理的侍女。

现在,得以成真了。

袭人乖巧应一声,点点头“是,奴婢记下了。

许墨接着说道“家里有些规矩是要同你说的。

袭人站好,紧张起来。

接下来,要迎接的,可是未知的命运了。

“你要负责的,就是我日常起居。许墨说了下去,“我每日约是辰时起,也不用你做早饭,只要也在辰时起就好,不用早我太多,早那么一刻钟、两刻钟就好

“暂时身边只有你一位侍女,假期就算了,等以后有其他人陪你,每七天给你放两天假。

“每个月的薪酬,是两百文。

袭人听着一愣,接着面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自从被自己父亲寄售出去,她多少了解过丫鬟这个行当。

例钱这东西,自然都是有的。

只是…

好些的丫鬟,像是同坊的秘书监宅邸里的丫鬟,每个月才二十文的例钱,像是差一些家庭的、比如说那些商贾家里的丫鬟,每个月才不到十文的例钱。

自家的这位郎君,一开口就给自己两百文的例钱?

而且…

丫鬟假期倒也是有,可…没听说过,每七天能有两天。

比在外面工作,都还要赚钱一些。

最关键的是。

自家郎君提出来的要求,有些稀奇古怪。

比如说…读书的时候要在旁边红袖添香,哦…现在家里没香,在一旁陪同就好,偶尔添一下茶水就好。

许墨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然后朝着袭人一笑“都听明白了?

袭人乖巧点头。

虽然…是买人过来做自己的侍女,但许墨也是真没办法,就把这人当一个奴隶用去——他又没这样的经验。

若是可以的话,他倒是想贴出一张告示,雇佣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过来当自己的侍女。

但大唐的社会情况不允许。

贱籍这东西不好听,但它是大唐的一部分。

那些人摆在了货架上,自己不买,也有别人去买。

许墨不想去改变这些,也不觉得自己要去改变这些,他可不像一些热血小说里的主人公,觉得自己穿越来,就有改变世界的义务。

改变有什么用?

人生短短几个秋,几十年过去,他改变好了,那改变好的日子,他还能享受到吗?自己已经过够了苦日子,在这个能享福的时代,为什么偏偏要劳苦身心?

再说了…

或许自己一时能改变好,谁知道几十年后又会变成什么样。

他所能做的,就是恪守自己的底线。

至少,对待这些侍女的时候,把她们当一个人去看待,该享受的要享受,也给她们值得她们付出劳动的薪酬。

其他的,关他什么事?

许墨一挥手“那你先去烧水,给自己洗个澡,刚才忘说了,家里还有个规矩,不管做什么事,做之前洗一遍手,做完之后再洗一遍手。

袭人乖巧应下来,就准备出门,去熟悉一下以后自己的家。

许墨又招了招手“家里还有半匹布,明天带你去做一身新衣裳,先凑合用着,等后面赚着钱了,再给你多做几件。

袭人心里咯噔一下,暖意涌了上来,点了点头。

她忽然就觉得,被自己父亲卖出去,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

至少…

这个家的感觉,可比之前那个“家的感觉,要温暖得多。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