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本源激活者

>

本源激活者

三千雷鸣 著

都市小说 飞子轩 骆月

小说《本源激活者》是由“三千雷鸣”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五年前,吕竤在一次中亚做任务时,看见七八条狼追赶一大汉,大汉浑身是血,受伤不轻,边跑边与狼厮杀,一条狼跃向大汉,大汉回身,双手抓卡住狼脖子,用力甩到老远,又是一脚,踹飞紧随其后的狼。奈何狼太多,太能缠,眼看要成野狼的点心。对于大汉的身手,吕竤惊讶,起了招募之心,端起枪,接连三个点射,三条狼头部中枪,...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飞子轩骆月   更新: 2022-12-07 18: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小说《本源激活者》,主角分别是飞子轩骆月,作者“三千雷鸣”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距离京城国际机场不远,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这是马子谷的另外一处秘密地点,付洪柳青自然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一栋小楼的豪华套间里,三人正在这里等候马子谷,两男一女,其中就有吕竤早就听说马博士的实验基地神秘而刺激,当马子谷让他去南亚基地,吕竤像打了鸡血,不到一个小时就将黄锋和田鼠召集到这里田鼠是他在雇佣军时期的铁杆兄弟,虽然叫兄弟,其实是女的,至于真实姓名,田鼠自己都不知道,甚至自己的年龄,出......

第5章 谁在跟踪

距离京城国际机场不远,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这是马子谷的另外一处秘密地点,付洪柳青自然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一栋小楼的豪华套间里,三人正在这里等候马子谷,两男一女,其中就有吕竤。早就听说马博士的实验基地神秘而刺激,当马子谷让他去南亚基地,吕竤像打了鸡血,不到一个小时就将黄锋和田鼠召集到这里。

田鼠是他在雇佣军时期的铁杆兄弟,虽然叫兄弟,其实是女的,至于真实姓名,田鼠自己都不知道,甚至自己的年龄,出生地,父母是谁,她自己一无所知。

五年前,吕竤在一次中亚做任务时,看见七八条狼追赶一大汉,大汉浑身是血,受伤不轻,边跑边与狼厮杀,一条狼跃向大汉,大汉回身,双手抓卡住狼脖子,用力甩到老远,又是一脚,踹飞紧随其后的狼。奈何狼太多,太能缠,眼看要成野狼的点心。

对于大汉的身手,吕竤惊讶,起了招募之心,端起枪,接连三个点射,三条狼头部中枪,狼群一哄而散,将大汉救下。走近一看,才发现大汉是女的,吕竤见她身手好,力气大,人又憨厚,将她带回雇佣军,后来就一直跟着吕竤,还救过吕竤的命。雇佣兵都叫她田鼠,因为在丛林作战中,她最喜欢吃这东西,有时候饿急眼了,不到一分钟就抓到几条田鼠,将田鼠脖子一拧断,一撕,皮就扯下来,然后塞进嘴里,一口能塞三四只。虽然大家都习惯雇佣兵的野外艰难生活,但见到她将挣扎的田鼠塞进嘴里,就像塞几个汤包,鼓着嘴,上下嚼动,鲜红的血液从嘴角流出,看得众人汗毛竖起。

田鼠比一米七七的吕竤还要高几公分,力气也大,掰手腕,吕竤两只手都没赢过。吕竤毕业于军医学院,后来进入特种兵,接受各种严酷训练,担任特种兵军医。退役后,因某种原因,急需大量金钱,在老战友的介绍下,参加了一支雇佣军。在雇佣军里,他是靠医术和头脑吃饭,既是队里的军医,也是副队长,他作战也不含糊,以技巧与速度见长,枪法也不错。

另外一位是名青年,三十岁不到,比吕竤矮两分,他就是黄锋。此人白白净净,个子消瘦,看上去很是斯文,认识他的,就知道他是一顶一的好手。据说两次已经死定了,是马子谷将他从死神那里拉回来,还将他满身伤疤修复。

闲得无聊,黄锋与田鼠正在掰手腕,门被推开,三人见马子谷进入,立即站起身迎接。马子谷摆摆手,笑道

“你们继续。

黄锋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回头对田鼠示意再来,田鼠憨厚一笑,有些肥胖的脸,显得肉更多,说道“不来了,这小子就是个变态,我都输了好几次了。

马子谷说道“没事,再来,你用双手。谁输了,谁晚上请客。

田鼠吃惊道“我用两只手扳他一只手?马博士,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你如果能坚持一分钟,我给你一万。

马子谷说完,摘下手表,放在桌子中央,自己站在旁边当裁判。

二人坐回原位,黄锋两手十字交叉,活动几下,伸出右手。田鼠得意地一笑“哼哼,我提醒你啊,小心你的手被我掰断了。

吕竤也很诧异,自己的力气也不小,两只手都扳不过田鼠,难道田鼠两只手扳不过黄锋?难道传言是真的,黄锋被马博士改造过?

刚过三十秒,田鼠双手有些颤抖,龇牙咧嘴,脸上的肉都挤到一块了。五十秒时,胳膊几乎比田鼠小一半的黄锋忽然一发力,田鼠整个身体向右倾斜,几乎被掀飞。

马子谷看看黄锋,满意地一笑,收起桌子上的手表,坐在沙发上,端起吕竤刚泡好的茶,喝了一口,见三人都坐了过来,说道

“好,现在说正事。两件事,第一件,基地这次收获不小,有十二件品质很好的材料,如果提取成功,对我们的研究有着极其重要作用。

说到这里,他看着吕竤,说道“最近你表现不错,这几年对人体大脑神经系统也了解不少,我看了你的几次手术,神经元剥离技术勉强合格。你加入神国已经有四年了,也该参与神国的最高实验,刚好这次人手不够,你就参与进来吧。

吕竤难掩兴奋,练习了三年的神经元剥离技术,这次真的可以参与到真正的伟大事业中,虽然他还不知道实验的最终目的,但他知道这个实验是有关神国的,是大领主亲自过问的项目,如果自己表现好,前往神国的梦想不是不可能。

马子谷叮嘱道“此事绝对保密,特别是付洪柳青博士。虽然她也是神国的信徒,但不该她知道的,决不能透露。

吕竤郑重地点头,保证道“请马博士放心,无论对谁,我绝不透露一个字。

马子谷看向黄锋,说道“你带田鼠去一趟四峰岛,那里有两名特别重要的人,将他们接到基地。要注意些什么,你是老人,不用我多说了。

黄锋点头。

“对,还有一件事,就是上午去诊所看病的,叫飞子轩的小男孩,吕竤,你安排一下,随时注意他的动向,但不得暴露。

吕竤问道“他不是已经归纳到三类了吗?

马子谷瞥了吕竤一眼,你不是很聪明吗?

吕竤似乎回过味,漏出恍然表情,说道“好,我安排。

这是马博士又有秘密动作了,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大领主的意思?难道这个飞子轩是一级以上的本源载体吗?或许真的是付洪柳青博士猜的,他是零号?怎么可能,自己想多了。吕竤立即拨通了几个电话。

付洪柳青给飞飞做了小手术,手术后放进一个快速康复舱内休息,飞飞睡了一个小时候,护士才将飞飞抱出来,付洪柳青又简单检查了一次飞飞的状况,并且给江秉阳夫妇逐一讲解一些药的用途和用法,然后将药和说明书仔细打包装好,交给江秉阳。

出乎江秉阳意料之外,小手术和康复没有另外收取费用,让江秉阳节省了不少钱。按医生的意思,高铁时间过长,环境嘈杂,飞飞刚刚接受手术治疗,需要避免途中奔波。江秉阳接受了付洪柳青医生的建议,将省下的钱买了直飞深州的特快航班机票,还是商务舱,飞行时间为一小时。

目前来看,这次来京城给飞飞治病,虽然花销比较大,江秉阳认为还是基本达到目的,为飞飞争取了三年左右的时间,自己和妻子也心安了许多。付洪柳青医生还是一位负责的医生,至于效果如何,只有以后才知道,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航班时间是晚上九点十五分,江秉阳一家三口六点到达机场。几乎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不仅大人饿了,等飞飞醒过来也要吃点。找了个中式餐厅,安排母子二人坐好,江秉阳便去排队取餐。

不知是不是错觉,自进入机场,江秉阳觉得有人在注意他,他暗中观察了两次,没有发现可疑之人。刚才起身的时候,似乎又有这种感觉,仔细想想,自己应该没什么让人惦记的吧,难道是以前破获案子的仇家?也不至于吧。他没再有任何动作,只是暗地里更加留意。

取完餐,送到林慧慧处,给她说了声去卫生间。拐个弯,从后面楼梯上去,又拐了两次,走到早就选好的地方。这里视野开阔,隔着网格窗,有玻璃隔档,里面光线暗,外面很难看见里面,里面却可以观察外面的情况,距离林慧慧母子也不远。

不一会他就注意到一名可疑的青年,在远处过道靠在栏杆处,似乎在打发时间,无聊地来回闲逛,他的目光却时不时投向林慧慧的方向。

看见此人,根据多年的经验,江秉阳确认,这个年轻人不是个正经料,一看就是游手好闲的,可是他为什么会跟踪我们呢?江秉阳实在想不出理由,难道与上午飞飞看病有关?,还是与自己办的案件有关?

此时在另外一侧的咖啡厅里,同样有一双眼睛注意着林慧慧和飞子轩。在江秉阳进入航空楼后,他就注意到江秉阳一家子,当时正和几人谈论事情,也就没有去和他们见面。后来发现有人在跟踪江秉阳一家,引起他高度警觉,他决定不露面,看看情况再说。

此人是骆兰卿,一年前带着女儿骆月离开深州的骆兰卿。这次从米卡国回来,是有几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其中一件就是要去深州看飞子轩,时间差不多了,该传授飞子轩一些东西。

见江秉阳从中餐厅离开,上到旁边楼上,骆兰卿笑了笑,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敏锐,是个刑警的料。难道飞飞已经被那帮人注意到了?是这次江秉阳来给飞飞看病引起的吗?那个青谷神经专科真的有问题?我早点回来就好了,也不至于江秉阳带着飞飞来这里。不行,这事拖不得,得赶紧处理。想到这,看了一眼跟踪的那个小混混,又望向江秉阳藏身的地方,起身离开。

江秉阳回到中餐厅,飞飞已经苏醒,肚子饿了,吵着要吃可乐鸡翅,这里哪有可乐鸡翅啊!林慧慧只好哄着,说爸爸回来就去买脆香油炸鸡翅,正好此时,爸爸回来。江秉阳听说,转身就去找。不到十分钟,飞飞就拿着鸡翅,像个馋猫。夫妻二人已经好长时间没看到儿子吃得这么香,心里既安慰又难过。

江秉阳在不经意间又瞥了一眼那名年轻人,见他换了个地方,仍然保持对这个方向的注意。江秉阳越来越觉得奇怪,有必要知道答案。

五分钟后,机场公安派出所办公室,江秉阳出示刑警证件,工作人员扫描证件后,显示屏上出现江秉阳的介绍,确认证件和本人后,工作人员询问情况。经江秉阳说明,工作人员定位监控,截取那名年轻人的监控图像,人脸比对后,找到此人身份,豫北人,二十一岁,无业者,有两次偷盗犯罪记录,两次看守所关押十五天。

江秉阳经过思考后,请求道“你们能将此人带到这里吗?或许涉及我正在追踪的一桩大案,我不便出面,由你们来询问,看看能否挖出点什么信息。

“好,我请示一下。

工作人员拨通电话,说了几句后,放下电话,告诉江秉阳“所长同意了,毕竟他有前科,不违反纪律。

当江秉阳再次回到中餐厅,林慧慧发现丈夫似有心事,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工作上的事情,手中的案子耽误了几天,想想怎么追回来。

江秉阳不想让妻子担心,没有提及有人跟踪的事情。刚才他在幕后听机场警察与那名青年的对话,说是有人出钱,让他跟踪自己一家人,直到离开为止,要记住自己的行踪等情况。除了这些,那个打电话的神秘人没有要求青年做其他事情。派出所工作人员问清楚事情后,毕竟他没有触犯什么违法违规的事情,就放他离开了。

江秉阳不好再要求机场派出所跟踪调查,如果这样就需要单位之间的正式文件,很麻烦。他又看了看原来小青年所在的方向,还在那里,站到靠边的角上,距离远了些,看来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发现了他。

想来应该是案子方面的事,回去问问局里。没再管跟踪的人,江秉阳带着家人进入了贵宾候机室,准备过安检。

从京城回来已经一个月,飞飞的病情得到控制,没有再恶化,脸上也有了一点孩子该有的红润。

江秉阳夫妇心里欣喜的同时,也暗自神伤,那位专家女医生告诉他们,只能暂时压住孩子的病情,可以给孩子续命三年左右,以后如何,还要看孩子的造化。

江秉阳庆幸自己没有被骗,对妻子的奚落也不在意,二十八元,说不心疼,那是违心的,能为飞飞争取几年的机会,绝对值。他看见飞飞现在可以逗弟弟玩,看书写字,心里由衷感谢那位付洪柳青的女专家,别人那是真有水平,那么多大医院都束手无措的病,她在那个豆腐干大小的诊室里就有办法。

“嘟嘟嘟。

江秉阳正感叹,门铃响了,接着是“咚咚咚,手拍门的声音。飞飞比爸爸动作还快,冲到门口,抓住门锁手臂,向下一拉,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刚好举起拍门的小手,差点拍在飞飞的脸上。

《本源激活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