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五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她与妖君凭实力互宠

>

她与妖君凭实力互宠

小灯泡泡 著

古代言情 解忧 龙池雨

《她与妖君凭实力互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灯泡泡”。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可这次拂面而来的却极其柔和,像是指尖轻抚,带着温度,而那温度与枯骨屏障之上触碰到的如出一辙。龙池雨茫然的抬头,最后一点金色飞灰就在这时散尽了。他猛地呕出一口鲜红色的血,指尖还带着剧痛后的微颤。“前尘镜?”他低喃一句...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龙池雨解忧   更新: 2022-12-06 18: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她与妖君凭实力互宠》,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龙池雨解忧,也是实力作者“小灯泡泡”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解忧一怔,呵笑,肩膀微微发着抖,“今天问我这话的人还不少,怎么我就得认得你们?”她身形摇晃了一下,叹息道,“既然你不愿信我,还妄让一让,我要赶在这身血流干之前回家一趟,家中还有个奶奶不知是死是活,急着回去看看”语住,她提步离开,脚步越发虚缓“等等”龙池雨提袖转身拦住她去路,却不施法术,而是招出了蓝阎王身后跟着的小妖见状呱的一声躲在思如初身后思如初先是一惊,原是怕这大妖伤人想要上前,却因想......

第四章 人间

龙池雨…去找前尘镜…

虚无飘渺的女声随着金色飞灰围绕着男人久久不愿散去,固执的打着旋儿。

龙池雨墨黑色的瞳仁收缩,来不及表现出惊讶面色就倏然变的痛苦难耐!

他伸手想要去抓那些虚无到快要与尘埃相近的飞灰,却因难忍的头痛和心痛不得不卷缩起身子,双手按压在心口。

“谁…你到底…是谁!他的话夹杂在剜心之痛的闷哼中间,模糊不清。

呼–

蛮荒境外总是疾风骤雨不断。

可这次拂面而来的却极其柔和,像是指尖轻抚,带着温度,而那温度与枯骨屏障之上触碰到的如出一辙。

龙池雨茫然的抬头,最后一点金色飞灰就在这时散尽了。

他猛地呕出一口鲜红色的血,指尖还带着剧痛后的微颤。

“前尘镜?他低喃一句。

一旁抬腿要跑的小妖闻声动作猛地一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生怕一口气儿喘不对劲儿就要掉脑袋。

小妖僵硬的转了一下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离体的头,发现龙大爷果然在盯着自己看。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无奈又站回到原来的位置躬身回话,“呃…前尘镜是仙器,必然是在天上,你要去找,除非你也能飞升成仙。

小妖转着圆滚滚的眼珠子补充道,“飞升您知道吗?不能滥杀无辜,种善因等天降雷劫才行,可不是看谁杀的活物多,像你这种满身杀孽的妖…话锋一转,“也..也不是没可能。

龙池雨起身,抬手抹了一把唇角的血,又盯看了许久枯骨所在的位置。

“能管好你的嘴,今后便跟着我。他广袖轻抚,身前的脏污尽消。

语住便头也不回的踏出这片风沙席卷的荒漠禁区。

小妖咿咿呀呀的自己折腾了半天才从惊慌中抽身,劫后余生的喜悦简直到了灭顶的程度。

“龙池…龙爷爷,等等我!他捡了自己被砍掉的膀子,蹦跳的跟在龙池雨身后,“龙爷爷,我是不是唯一一个从你和你那蓝阎王手底下活命的?

秋风乍起,金黄的梧桐叶扑簌簌飘落,又在破败窄小的院内打了个旋儿,那是风的轨迹。

解忧半眯着眼,斜倚在外屋的门框上琢磨着日子,纤细的指尖轻抚过眉心,豆大的朱砂印记若隐若现…

年近十八,这是她十世轮回中活的最久的一次。

最迟到十八岁生辰,就算陆川不来,这朱砂记也会带着别的刽子手找来…到时她又要与这人世间暂别了。

正想的出神,屋内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咆哮声“你这天杀的!!水!我要喝水!!还要我说几次!

那声音不仅苍老,还带着十乘十的沙哑,听上去像是咆哮了一天一夜才有的效果。

“来了。解忧揉了揉嗡鸣的右耳,淡声回应后便端了水,走进一间略带骚臭味的房间里。由于右腿的疮疤常年未愈,她如今走起路来就像个跛子。

床上的老人斜了一眼来人,眉头狠狠皱了一下后迅速撇开目光。那张坑坑包包的烫伤皮相无论看了多久都觉得难看至极!让人心生厌恶!

奈何她现在除了眼珠子其它部位都不好用了,还得指望着来人扶她起身喝水,于是她索性闭上了眼,眼不见心不烦!

那个大夫没有骗她,儿子死后的地七年,她便失去了行动能力,除了手臂偶尔能抬起几次,其他部位都瘫了。她理所当然将这无端厄运归咎到眼前这个“克天克地克自己的丑八怪身上。

老人喝够了水躺下,嘴片刻也不闲着,嘀嘀咕咕道“哎呦…造孽啊,你这天杀的扫把星,一人就要灭了我们薛家满门啊!

解忧半弯着腰为她清理脖颈上的水渍,右耳分明贴近声音的来处,可传进耳廓却成了闷闷的嗡鸣。

见她不答话,老人便越说越气,三四天都没动过一下的右臂,现下竟神乎其神的抡了起来,直逼解忧右脸!

奈何动作太过笨拙,解忧只是稍稍往后错身便躲过了那笨重的攻击。

老人积攒几天的力气都用在了扇向她的巴掌里,如今连发脾气的声音也小了大半,“天杀的,你还敢躲~

“还想吃饭的话就别折腾了。她语气淡淡,配上那双潭水般幽深的眼睛和狰狞皮相,颇有生人勿进的气场,莫说不给饭吃,就算举刀砍人都合乎情理。

老人咽了咽口水,沉默片刻见她并没有抽出刀枪剑戟来怼自己脖子,又放下心来厉声道“我拉在裤子里了,难受的紧!还不快些为我换洗!

“恩。她应了一声,轻车熟路的清理那些污秽,面不改色。

反倒是老人自己,因为味道太冲呕了几次。

换洗完毕,她平着音儿开口道,“你的药没有了,我去杨大伯家做些杂活,买了药就回来。

“你去那鳏夫家做什么!该不会是想给他儿子做媳妇?就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人家能看上你?!…还是你勾搭上那老光棍了?!我告诉你,你别想丢下我!老太太在她转身之后依旧咒骂着,仔细听的话甚至能听见牙齿咬在一起的声音。

恨不能将这个照顾了她十几年的姑娘咬死。

解忧拿起木杖,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单靠左耳听不太清屋内的咆哮,只依稀能辨出几个字儿来“不回来….变成厉鬼….不放过你!

她长吁一口气,喃喃道,“真是可惜了,就算变成厉鬼恐怕也伤不了我…

抬步出门。

今日的风有些狂躁,夹带着微尘,刮在面颊上就像指甲尖划过一样有些刺痛。她裹紧了外袍和宽大的帽子,倒不全是因为怕疼,只是不想因为一张皮相引起骚乱。

就算这样,与她擦肩的人还是偶尔会发出惊恐的唏嘘声。

“大婶,青菜怎么卖?她踱步到小摊位上,刻意将头压的很低。

大婶闻声抬头,看见熟悉的身影后原本挂笑的脸变得有些刻薄,“啧..不是叫你别来我家买菜了,你看你看,你一来其他人都不愿意过来,都去别人家买了!她将手里的青菜狠摔到地上,“一大早的,真是晦气!

解忧抿了抿嘴索性摘了帽子,破皮无赖似得指着地上一捆菠菜说,“老规矩,你把这个送我,我现在就去对面那家。

大婶刚要发火,尖酸的话头却噎在了嗓子里,眼珠子一转,递过青菜道,“去。

解忧拎着木杖一瘸一拐的又去了对面摊位,挤在人群里提高音量道,“这菜怎么卖的?

几个买菜的妇人一见来人,立马呲牙咧嘴的闪到了一边。

其中一人低声道,“快走快走,这菜买回家去也没胃口吃了!

“怎么有人长成这样子,怕是鬼见了都得被吓的再死一次。

一人扇着鼻尖道,“一股子腐臭味儿,快走快走。

摊位老板眼见着金主一个接一个走远,咬紧后槽牙,当即抡起一捆菜叶子打在她前襟上,“还不快滚!

解忧矮身捡起丢过来的菜揣进篮子,懒懒道,“谢了。

谢到一半 ,她脚步未动,倏然抬头忘了一眼远天。

原本还算明媚的天色忽暗,浓黑的云毫无预兆的翻滚着压了过来。

《她与妖君凭实力互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